53 故人爱作妖/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上一章 mansion88 下一章 加入书架
WTF!

沈楚楚险些爆粗口,他居然说自己丑?也许自己确实不如温糖漂亮,可怎么着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可爱啊。从小到大被人众星拱月般围绕,身边除了赞美之词谁人敢给她脸色看?更别提被喜欢的人当面嫌弃样貌了,话说自己哪一点和这个丑字沾了边?

沈楚楚脸上那努力维持的笑容再是挂不住了,整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平静再平静,到底是自己看上的人,就算对方再怎么出言打击,自己也要做到淑女风范。

男人么,总有那么几个口是心非,但心底却忍不住委屈,喜欢一个人错了吗?不就搭个腔而已用得着给她难堪么?眸中带了些点点泪花:“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这什么表情、什么语气?嗓子被人给捏了么?

做作!

形形色色的人季寒见过不少,脸皮厚比城墙的也比比皆是,可眼前这个......

女孩子家被男人毫不留情给数落,居然带着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不知廉耻地追问为什么,羞耻心呢?这等心理素质也是不一般,难怪把所有人都哄得团团转。

“难道不是?”季寒凉凉一语,又说,“不若回去照照镜子。”

“你......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我只是单纯想和你交个朋友,毕竟小糖也是我的好朋友,她常和我们提起你......”

越说越小声,越说越委屈,甚至带了几分讨好的意味。

听不懂人话?季寒忽然有些想笑,这是个极品。脑子里忽然冒出舔狗一词,此时此刻用在她身上再合适不过。她究竟是以什么心态继续开口的?难道真以为用积分从系统那里兑换了乱七八糟的东西,魅力无处安放了?

可笑!

季寒讥诮一声:“人贵有自知之明!”

低沉的嗓音格外好听,然而却毒舌地让人无地自容,沈楚楚刚想接嘴,季寒嘘了一声:“不懂么?看来国文没学好,那么不妨多学学,学精了,免得像今天这样——丢、人、现、眼!”

轻飘飘说完,季寒再不多留,转眼便没了影。

沈楚楚原本被那一声嘘给弄得心痒痒,不过一个单音却让人脸红心跳,这男人也太撩人了吧?结果在听到后面的时候,整个人呆若木鸡。

他说自己丢人现眼?

简直是奇耻大辱!

等到回神的时候,哪还有季寒的影子?

“啊啊啊——”沈楚楚忍了好久的怒气终于爆发,大喊出声,疯子一般全无形象可言,心中一口恶气无处发泄,恨恨地在原地捶胸顿足,“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哈哈哈——”001忍了半天,看到方寸大乱、破口大骂的沈楚楚,001毫无顾忌地发出阵阵嘲笑,爽啊!这下踢铁板了吧。

“这什么人?居然这么不解风情?”沈楚楚心有不甘,又别样憋屈,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自己绝无仅有的耐心都花他身上了,视而不见不说居然冷嘲热讽?他是眼瞎吗?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了?就连陈旭青都......

不对,自己明明吃了人见人爱丸,而且效果一直很好,哪个男人不和自己套近乎?眼睛里全是赤裸裸的深情和欲念,可怎么到了他这里就不灵了呢?

“001!”

“怎么?”001笑意不减,觉得有史以来今天最痛快,看到这女人吃瘪心里就舒服。

“你确定给我吃的是人见人爱丸?”

“你敢质疑我?”

“那怎么对他没有效果?”

“谁知道呢?”其实001也是纳闷的,不应该啊,天底下还有人不受诱惑?

“你不知道?呵呵......你不知道?”沈楚楚气极反笑,眸光倏地转凉,“他怕是瞎了眼吧,不然怎么会看不到我的好?我还偏不信这个邪了!这个男人,我沈楚楚要定了,便是用强的也要得到手!”

001冷笑一声,还没被羞辱够吗?不信邪地去自取其辱吗?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要说眼瞎,看上你才是真的眼瞎!季寒没说错,这就是个没有自知之明的。到底哪来的自信这么志在必得?怕是忘了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过是偷来的。呵呵......不过也罢,他倒是乐意看她出丑,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损失,无聊的日子总得找点乐趣不是?

001坏心地兀自笑得开心。

然而自那之后,沈楚楚再没见过季寒,人一旦有了执念就会钻牛角尖,尤其是她这种自诩比人多活了一世,身份又高被人宠惯了,有着蜜汁优越感的女人。

他真的就这么不待见自己?自己不够漂亮不够聪明、人缘不够好吗?连多看一眼都不屑吗?难道他心里当真就只有一个温糖吗?

温糖、温糖,又是温糖!她为什么处处和自己作对?又凭什么和自己作对?

思来想去就陷入了自己的意识癫狂,以至于手头的事上出了点差错,当发现出错时又将一切归咎于温糖身上。

都怪她,要不是她自己何至于如此憋屈?

狠狠握拳,指甲嵌入了掌心,整张脸扭曲得不成样子,满脸戾气,狰狞得很:“温糖,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季寒,你别逼我对你下手,等到我没了耐心,我会忍不住毁了你的!”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宁可不得也要毁了!

她若不好过,谁都别想好过!

沈楚楚不知道的是,季寒来过,只是没惊动任何人,哪怕系统也一无所觉。

听说这阵子沈楚楚很忙,而且神神秘秘,说是搞什么研究,那他倒要看看搞的什么研究。结果被他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原来是打的这个算盘吗?

想要有更多的优越感而受人瞩目?

不好意思,糖糖不会同意的。万分期待糖糖出手,等到那时,自鸣得意的某人被打脸想必十分精彩!

有系统又如何?重生又怎样?届时你会发现自以为的优越在他们眼里什么都不是,甚至让你怀疑人生而后悔重生一次。

日子不咸不淡、不紧不慢,晃眼便到了六月,没多久就放暑假了。

季寒望着远方,笑意柔柔:“糖糖,也该回来了。”

北疆之行前后历时三个多月,从发现古墓群,到地底神秘地宫以及发生的那些稀奇事,教授等人在问过温糖二人之后便闭口不言了。

二人说得很轻松,其实也就聊聊数语,可当时的危险还是让人胆战心惊,尤其那神秘的铁柱,他们说是从地下钻出来的,说出来谁信啊?可是却又不得不信,毕竟确实是凭空出现的,只是他们没看到罢了。

再者温糖满脸真诚,而且提起这茬也有些懵,既然科学无法解释又何必去追根究底?神秘事物总是让人敬畏不是?

对于温糖的睁眼说瞎话,齐文清貌似已经习以为常的,只笑笑不戳破,乐于看她做戏,一想到自己也是那个“同谋”甚至有些窃喜,这是只属于他们之间独有的秘密,挺好。

地宫发生的一切过了也就过了,众人绝口不提,因为有的事不能为外人道,就将秘密永远藏在心底吧,等以后回想,也是人生一件奇事。

楼兰古墓群的发现堪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古墓群,那些个极具研究价值的古物揭开了楼兰的神秘面纱,也许从中只能窥探冰山一角,却足以让世界瞩目和震惊,是他们华国的骄傲,也是全人类的骄傲。

不得不说这次的北疆之行意义重大,哪怕亲眼见证了那些奇珍异宝,回程的路上众人依旧兴致勃勃、津津乐道。

回来还是那两个老司机,一路上从教授和学生的嘴里听到那么多关于楼兰的古文化大为感慨,这一趟远行,值了啊!

车行数日,终于抵达了京大的门口。

“钱师傅、王师傅,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顾建洪握着两位司机的手道谢。

“嗨,不辛苦。你们才是真辛苦,而且是为国家做贡献,能载你们一路是我们的福气啊。”

“是啊,要说这一路的所见所闻比我半辈子听得都神奇,大开眼界。我们没什么文化,本以为和你们这些读书人说不到一块,结果听得津津有味,也学到不少知识长了不少见闻,只叹时间过得太快。我要再年轻个二十岁,我肯定也要好好读书。”

顾建洪呵呵笑道:“只要肯学,什么时候都不晚,活到老学到老嘛。”

“啧啧......顾教授,您可是我们见过最没架子、最和蔼可亲的教授了,接地气,哈哈......”

“顾教授,以后再去哪考古,只管找我们,我们也跟着多长些见识。”

“好,二位都是好人,开车技术又稳,信得过。而且三人行必有我师,二位走遍大江南北,经历的比我们多得多,要说学习,我们从你们身上也是学到了不少,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到时候还得麻烦你们呢。”

“哟,哪里话?不麻烦不麻烦,高兴还来不及呢。”

“那......教授,孩子们,一路辛苦就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们走了。”

众人纷纷道别后,陆续下了车。

“哎,来了来了,王女士,那是你女儿吧?”

在校门口一个不那么引人注意的角落大树底下守了大半天的王桂花被太阳照得有些头晕,哪怕坐在阴凉处也不由有些犯困,正打瞌睡被旁边人摇醒,立刻睡意全无:“哪呢?”

“喏,刚下车,虽有些远,但应该是她没错了。”

王桂花放眼望去,在看到温糖时忽然间有些怔神。

那是她的女儿么?看着越发精神漂亮了呢,尤其脸上洋溢的自信光彩,神采飞扬,看一眼便牢牢抓住了人们的眼球。

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女儿漂亮,不然以前也不会把她当做摇钱树去算计了,可是经历了那么多,再次见到,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没什么文化,不知用什么词汇去形容现在的温糖,就觉得整个人好像脱胎换骨了一般,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王女士,你发什么愣呢?人都来了还不走?”

说实在,说话的小年轻真有些瞧不上这个土包子,农村人,没什么素质,而且一脸刻薄相看着就膈应,要不是想着话题素材哪会和她在这偷偷耗几天?

小年轻提着摄影机就走了出去,身旁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王桂花回神,想到自己的目的,立刻追了上去,而且兴匆匆的模样看着比那些人还着急。

一行人,少说十来个,扛摄像机的、拿话筒的,胸前挂着不同颜色的吊牌,这架势,明眼人一瞧就知道他们什么来头。

报社记者。

“温糖,你给我站住!”王桂花脚步匆匆,对着那正要跨进校门的温糖扯了嗓门喊了一声。

这把声......

不是王桂花还有谁?

温糖眉梢一挑,她怎么找到这来了?脚步一顿,回头。

哟,来人不少呢。记者么?

得,某人不长记性,又开始作妖了。不过她没什么闲心和她扯什么野棉花,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前行。

齐文清哦了一声,这女人倒是精力旺盛,乐此不疲啊,看来又有好戏看了。虽有些幸灾乐祸,可三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尤其知道自己的心意后,对于温糖的态度也就有了变化,不着痕迹拉了温糖一把:“来者不善。”

“越喊越跑了是吧?这么不想见到我,心虚了?你给我停下——”王桂花三两步就追了上来,上手便是一扯,“你都看到我了,还跑什么?没良心的东西,呸!”

所有人眉头一皱,哪来的泼妇?校门口动手动脚成何体统?自发地往温糖身前一站,形成一排人墙。

“丫头,你认识?”顾建洪回头询问。

“算是吧。”

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人听见,王桂花不是聋子,自然听到了,顿时炸毛:“算是?说你没良心还真是不错,翅膀硬了连妈都不认了是吧?好、好得很呐。”

这是温糖的母亲?一个高贵清雅,一个粗俗不堪,不说气质吧,就长相来说怎么瞧都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啊。

顾建洪少见地黑了脸,却碍于身份又是校门口大庭广众,耐着性子说:“这位女士,我是温糖的教授,这里是京大校门口,还请您注意一下自己言辞。”

“我当然知道这是校门口,不然我还不来了呢!”王桂花瞧了顾建洪一眼,“你是她教授?那正好,就给我评评理吧。”

齐文清眸光半眯,有备而来么?有意思。

顾建洪有些纳闷,这女人气势汹汹,一看就不好相与,她要评理?凭什么理?秀才遇到兵能说得清么?

“温糖的母亲是吧?你看我们刚从北疆回来,一路舟车劳顿,孩子们都累坏了,您要有什么事不妨去我办公室说,大热天的,喝口水歇歇脚......”

“不用,我农村人没那么金贵,好不容易等到她回来,就在这说......”

古帆暗自翻了个白眼:“阿姨,您金贵不金贵我不知道,但是小糖可金贵着呢......”

“你说啥?”

“你不都听到了么?”

“呵呵,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一个两个就护着她?啧啧......温糖,真是又本事了啊,想我们温家人一辈子老老实实的,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东西?”

这话实在难听,便是顾教授都有些生气,确定这是温糖的母亲?仇人吧。

“丫头,我看你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顾建洪朝齐文清打了个眼色,“你送送小糖。”

“好。”

“不能走!”王桂花手两手一扒拉,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怜我也是没办法了才大老远找来,你们笑话也好,我反正是豁出去这张老脸了,反正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咱们就搁这把话说清楚了,也好还我一个公道。”

这女人,来劲了是吧?句句带刺,看着咋这么气人呢?

温糖简直想笑,你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也对,早就是死脸了不是?走是走不了了,那就陪她玩玩吧。

温糖转身,盯了王桂花半晌,忽而笑了。

看着温糖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王桂花心底有些发怵,早前她给自己扎针放狠话的一幕历历在目,午夜惊醒时也是胆战心惊。可是一想到有这么多人给自己撑腰,而且走过路过的学生们也围了上来,自己有什么好怕的?当即挺直了腰杆,抬手一指:“你笑什么?你还有脸笑?”

温糖轻轻拂开王桂花的手,淡淡道:“也没什么,我就有些纳闷,没记错的话你和我爸离婚了吧?那么你怎么好意思以我们温家人自居?”

“那、那我也是你妈!”王桂花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来的,可被温糖无情点出事实脸上还是臊得慌,随之而来的便是长久的憋屈,仰头道,“大家伙都瞧见了吧?她可没否认是我女儿,那么我倒问问大家了,天底下有这么和亲娘说话的吗?还京大高材生?读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么个孽种哟。”

温糖神色如常,妈?哟,还真不是。

围观的人群顿时窃窃私语起来,早前也出过温糖的谣言,那时候他们还不信,而且也有人出来道歉了,可是眼下见温糖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地道,难道不是谣言?毕竟人家的母亲都找上门了,还带了记者,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各种私语声传入王桂花的耳际,暗暗得意,终于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舆论。胆子又大了一分:“你还敢和我说离婚?还不都是你撺掇的?天底下就没有你这样做女儿的,居然挑拨离间,我可是你亲妈啊,平时说你两句也是为了你好,怕你走上歪路,谁知道你还记恨上了,在你爸面前无事生非,活生生逼着他和我离婚,你怎么能这么干呢?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我怎么这么苦命,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啊......”

王桂花说着便哭了,倒有几分真切,想来也是趁机发泄。

王桂花的泼辣温糖是见识过的,颠倒黑白已经是常态,眼下说出这些不足为奇,只是从她找上门那刻起,所说的一切张口就来,仿佛早在心中演练过无数次,谁给她的胆子呢?

“你、你胡说!小糖不是这种人......”小糖以前什么样他们不清楚,可是朝夕相处之下也是见证了她的人品,怎么可能会是这女人嘴里说的这般不堪?赵建军气愤不已,挺身而出,无奈不会骂人,而且京大的学子怎么能骂人呢?词穷了半天也只能扔出这么一句。

“小伙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呐,你们还年轻,不是人心险恶,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她当初就是这么骗我们村里人的,所以我心痛啊,我怎么会生出这么个丧门星呢?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温糖同学,你母亲说的是真的吗?”立刻有记者上前,话筒往温糖面前一杵,险些戳到她。

温糖微微偏头,扫了年轻的记者一眼:“你是哪个报社的?”

这什么眼神?看似轻飘飘的,怎么就这么瘆人呢?小年轻顿时有些结巴:“我我我,我是京城日报的。”

“哦,大报社啊,说话有分量。”温糖漫不经心一语,话锋一转,“守株待兔很久了吧?辛苦了!”
上一章 mansion88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