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自讨没趣/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经过各方精密的勘测,所幸结果是让人安心的,可以进行救援。

眼下没有什么比听到这样的消息更让人高兴,那还等什么?立刻施救啊。

各小队确认了救援方案后,施救正式开展。不过为了避免不可知的意外,没有动用机器挖掘,毕竟之前塌过一次,虽然不知什么原因停止了,可谁都不想有个万一,于是全靠人力。

这时候,就连两位教授都加入了挖掘,谁扯都不中,被人劝得烦了,顾建洪爆了一句有生以来第一次的粗口:“妈的,底下是我的学生!谁再拉我跟谁急!”

顾建洪急红了眼,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她一个丫头,手无缚鸡之力,单薄的身子却为我们拖住了危险,给我们留下了生机。我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把人救出来!谁不是父母心头宝?谁家父母知道自己的孩子被埋在地下不心痛?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也是够了,但是我的学生还年轻,人是我带出来的,我有责任带他们回家,而且一个都不能少。”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当然这句话他没说,也不敢说,更不愿是这个结局。

顾建洪狠狠抹了把泪,弯身开始挖土:“都别停,时间就是生命!快一点、再快一点,不要耽误了黄金救援时机,都特么给老子动起来!”

老教授第一次发火,还忍着泪,在场谁不动容?没人再劝,默默动手,干活更卖力了。

“主人,我去瞧瞧上面什么情况。”

“嗯。”

没多久,小青便回来了。

“主人,已经开始救援了,顾教授发了好大一通火呢。”小青将自己看到的、听到了悉数说了,吐着信子直点头,“两位老教授真心不错,这才叫为人师表。”

一想到顾教授爆粗口的样子温糖就觉得有些意外,甚至有些好笑,可是却笑不出来。这是真真的好老师,不因自己的身份而端架子,时刻记挂学生的安危。他明明可以只动动嘴皮子的,毕竟还伤着,却无暇顾及自身,亲力而为。听小青说顾教授甚至觉得自己动作慢了,干脆直接徒手,十个食指都挖出了血也不为所动,眼里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决。

如何不让人感动?如何不让人尊敬?

“小青。”

“在,主人有何吩咐?”

“去帮大伙一把。”

“好嘞!”这话正中下怀,小青舔了舔温糖的手心,“主人请放心,我一定做得滴水不漏。”

所谓的滴水不漏,就是在不惹人怀疑的情况下将救援工作做得顺顺当当、合情合理。

“嗯,去吧。”

小青化作一道青烟走了,齐文清靠在石头上眯了眯眼,佯装不知侧了侧身,看来二人独处的模式没几天了。

微微一叹,真想动个什么手脚......

罢了,来日方长。

小青出马,事半功倍,因为无需他有什么大动作,将地道里那些坍塌的地方,积满了大石块不好挖掘的给挪了便回到了温糖的身边。

“完事了?”

“那是,我可是魔兽。”

温糖摸了摸小青的脑袋:“真能耐。”

“那可不?这不您不好动手么?小事我出马就行,最晚三天。倒是您,快点恢复功力,咱们一起对抗那劳什子主神。”

主神么?

温糖沉吟片刻,陷入了深思。

“主人,小青在呢。”而且不还有寒大人么?这次一定不会让那主神的奸计得逞。

“有你在,真好。”

三天,整整三天。

救援队加班加点挖了三天,挖掘的途中也没发生什么意外,可没人敢掉以轻心。好在那些坍塌的地方不算特别严重,无非是大家多辛苦一些,却是不知早有人提前为他们清理了一些人力无法短时间内撼动的障碍罢了。

石门近在眼前,然而到了此时,所有人都有些绷不住了,生怕一会开门会看到自己不敢想象的画面。

温糖和齐文清早已发觉了一行人的脚步声,齐文清故作不知,看了眼所剩无几的干粮,稍显虚弱,苦笑一声:“我们还能撑几天?”

“别说话。”温糖将水壶递了过去,“喝口水保存体力。”

“你是女孩子,你喝。”

“分什么男女?我精神比你好。”

“呵呵......”齐文清笑了笑,忽而一阵咳嗽,“你别逞能,脸都白了。而且说好的要保护你,怎么反过来了?我可不想被赵建军骂。”

“行了,你少说两句。”

这人,还是生龙活虎些好。

赵建军隔着石门颤抖着喊了一声:“小、小糖,齐文清,你们......能听到吗?”

是啊,能听到吗?还活着吗?所有人的心口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应一声,哪怕一声也好。却是不敢动,甚至连去找机关开门都忘了,就怕......

“小糖,我怎么感觉有人在喊我们呢?”齐文清撑起甚至朝石门望了一眼,侧耳倾听,又没了动静,摇头失笑,“幻听了呀,我是不是快......”

“小糖、小糖——”

声音大了起来,隐隐带着哭腔。

温糖眸光一亮:“不是幻听,他们来了。”

“真的?”

温糖起身,被齐文清一把给拉住了:“你休息,我去。”

拖着疲惫的身躯,齐文清踉踉跄跄走到了石门处,嘶哑着嗓音:“在,我和小糖都在......”

“齐文清,是你吗?”古帆一个箭步窜上前,隔着门聆听,“你再应一句,大点声,是不是你?”

齐文清翻了个白眼,蠢货!老子现在在装虚弱,你让老子吼么?

赵建军似终于回过神,兴匆匆跑到机关处,颤抖着双手按了下去。

石门再次缓缓开启,所有人目不转睛盯着门缝,当看到齐文清的身影时,所有人心口一跳,活着、还活着。

齐文清原本就是靠在石门上的,门缝一开,整个人没了支撑点就软软倒了下去,被站在门口的古帆一把接住了。

“你们终于来了......”似是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齐文清昏了过去。

“快,快抬上去!”顾建洪那强忍住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欣慰地抹泪,“活着就好、活着就好。再看看小糖那丫头......”

赵建军早已窜了进去,当看到温糖虚弱倚靠在石头旁的时候,大男孩哭得像个孩子,想抱又怕伤到她,迟疑了半天不敢上手:“小糖......”

赵建军一哭,所有人都跟着哭了,便是那些救援人员都忍不住转身抹泪。三天三夜,这俩孩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温糖掀了掀眼睑,忽然觉得自己这样佯装虚弱有些无耻,看到那一张张痛哭流涕的脸庞,莫名一阵心酸,动了动唇。

“嘘,别说话。”赵建军抹了把泪,说了句得罪了,便小心翼翼把温糖抱起,“我们上去。”

“谢谢。”

“说好了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少的,现在都成什么样了?”赵建军抱着温糖走得很小心,步伐却十分稳健,生怕把她碰疼了,低头轻声道,“你再忍忍,我们马上就到了。”

“嗯。”

“都说了别说话了,闭眼休息。”

温糖扯了扯嘴角,谁说他们不成熟、不男人来着?经历了生死,一夕之间成长,怎么就不男人?有责任、有担当,铮铮好男儿,可靠,而且很可爱。

既然要她休息,那就一装到底吧。

温糖笑着闭眼,安心“睡去”。

人是救上去了,可救援的人包括两位教授却没有立刻上去,那几个盗墓贼么?怎么不见响动?

救援队拿着武器踏入地宫,小心翼翼地四处搜寻,生怕错漏了一点细节之处。毕竟这个大殿那么大,要藏个人也容易,别人没找到自己却被人给阴了。

然而在看到那一具具早已断气的尸体时,所有人眉心一跳。

这是何等的惨烈?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那几个也就算了,看着好像被石头砸过,可是那个身首异处的又是怎么回事?

这事怎么看都有些蹊跷呢,尤其在听到早前教授和学生们的描述时,有些毛骨悚然,别是真有什么东西吧。

可是那俩孩子不是好端端的么?

难道真应了句:好人有好报,恶人自有天收?

不过也好,倒是省了他们的功夫,这些社会的毒瘤留着也是浪费空气和粮食,不定什么时候又祸害人呢,死了了事。

那些个死尸,顾建洪和方新明也只看了一眼,注意力放到了大殿正中的铁柱子上。

二人围着铁柱子转了几圈,摸了又摸。

冰凉的触感,让人宛如置身于寒冬腊月。

这是什么?

方新明疑惑问道:“老顾,可能人老了记性不太好,之前你见过这玩意吗?”

顾建洪摇了摇头。

二人面面相觑,随后一同仰头,好高!仿佛那中流砥柱能支撑一切。

支撑?

二人同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老方!”

“老顾!”

二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应该想一块去了吧。

“没想错的话,应该就是这东西撑住了地宫。”

到底是老交情,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所想,果真想一块了呢。顾建洪点了点头:“所以坍塌止住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东西到底从何而来呢?

二人兴致勃勃又一起讨论了一会,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将疑问咽回了肚子里,等上去以后再问吧。

北疆墓穴发生的一切还没那么快传出去,而且有些事是不能外传的,因此京城的人都不得而知。

季寒近乎掰着指头数日子,相思成灾,若非自己接管了特殊部门抽不开身,一早飞去了北疆。如今只能一边工作一边等了,倒是偶尔去了几次京大和陈旭青相见。

见陈旭青免不了碰上君彦初,没有现世的记忆之前,季寒对君彦初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甚至会嬉笑几句自己的辈分比他高,碰到总会逗逗他。然而对方并不搭腔,让他也挺没趣。但是现在......

虽然这只是个平行空间,但是一张张鲜活的面容那么生动,而且和现世的那些人一模一样,就连驱魔家族都是一样的,不过是换了个姓而已,说白了等同于现世的人。

看着那张和温叔叔一模一样的脸庞,无非是年轻了十几岁,季寒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收起了平时的玩笑,言语上说不上有多尊敬,但正经了不少。这样一来,君彦初反倒有些纳闷了,这丫的是转了性么?

不过稳重些好,如今倒更像个男人了,值得小糖托付。

三人时不时小聚,挺惹人注意的。沈楚楚远远看见一次,一眼便就失了心。

偌大的食堂,季寒就那么懒懒半倚在凳子上,十分随意。看似在和人说笑,甚至带了些痞气,可是那双带笑的双眸深不见底。他绝对不会是像他表现出来的这般纨绔,莫名的,沈楚楚就有这么个念头。

要说陈旭青和君彦初都是人中之龙,可不知怎的,只消一眼,她就觉出了季寒和那二人的不同,究竟有什么不同她说不上来,只觉得偌大一个食堂内,来来往往都是人,可那些人一个都入不了眼,只有季寒,仿佛周身的景物都成了他的陪衬,天地间独他一人。

这种感觉让沈楚楚有些心惊,又有些心动。心脏如小鹿乱撞,红了脸都不自知,一见钟情大抵如此。

001当时察觉到沈楚楚的心境就讽刺地笑了,自己什么德行不知道?居然动心了?你以为人家会看上你吗?

沈楚楚却不知001心中所想,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暗暗握拳,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这个男人,我要了!”

温糖的男朋友?

呵呵,前世自己就是输给了她,这一世绝对不能再输。温糖算个什么东西?何德何能配拥有这么优质的男人?只有自己能配得上他。

前世温糖抢了自己的所有,自己一败涂地,今生......哼!但凡是你温糖的,她都要抢回来。只要季寒成为自己的男人,沈家算什么?

沈楚楚沉浸在自己的妄想中,001却挑了挑眉。你要了?你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哦?怎么要?”

“我要用积分。”

“想换什么?”

“人见人爱丸。”

那东西自己在小世界里用过,再是冷酷无情、没心没肺的男人,还不是臣服在自己的石榴裙下?男人么,什么山盟海誓?那都是假的,说白了都是喜新厌旧的,那些自诩一生只爱一人的不过是没有碰上更好的罢了。自己一旦服用了那个药丸,不论季寒对温糖有多痴心,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确定?”

“我确定。”

“800积分,用过以后你的积分真的就见底了。”

沈楚楚笑笑不说话了,有了季寒,她还要积分干什么?她不就是为了这辈子而活么?

“给我换。”

“好,如你所愿。”

001语落,叮一声,扣除了沈楚楚的积分,而沈楚楚的手里立刻多了一枚火红色的药丸。

沈楚楚当即就吞了,连水都没喝,干咽。

这是多么地急不可待?

但是沈楚楚没立刻上前勾搭,毕竟这么多人,她还没蠢到现在就去炫耀自己的魅力,而且男人们谈事情,她一个女人上前打扰不是自讨没趣么?第一印象必须得好,反正不急,季寒一定还会来的。

那之后,她虽没忘记自己现在手头的事,却对陈旭青格外关注,于是等来了一个机会。

季寒再次来看陈旭青,要说事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听听陈旭青对于沈家得来的消息,比如寻找心脏来源的进展,再者和他聊聊李北、魏光良的近况。虽说他现在不在部队,但是由于身份特殊,他要去找人也是畅通无阻。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陈旭青忽然说:“季少,不对啊,我怎么发现你现在不太抽烟了呢?合着拿着烟就看看么?”

季寒现在抽得少,哪怕在陈旭青面前点了烟,也没抽几口,大多数就任它燃了。

“哦,糖糖不喜欢。”季寒二指夹着烟头,弹了弹烟灰,动作十分随意,“只是觉得手里少了点什么有些不自在。”

毕竟以前抽惯了,要说戒也不是不行,可夜深人静思念温糖的时候越发寂寞,免不了就会抽上一口,也仅仅是抽那么几口而已,似乎烟雾缭绕中可以看到那令自己朝思暮想的容颜。

“啧啧......你这.......”陈旭青无话可说,眸光扫到一抹人影,顿觉无趣。

季寒回头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眸光,起身:“走了。”

见人要走,沈楚楚加快了脚步,在就要靠近对方时脚下一崴,努力保持平衡,面色却不由自主地红了,暗道一声真没出息。

“等一下......”

季寒没理,不料陈旭青鬼使神差来了句:“你小心一点。”

话一出口,便是一愣。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很讨厌她来着,怎么莫名其妙就说了句关心之词呢?抬头看了沈楚楚一眼,人还是那个人,可是......忍不住想要亲近是怎么回事?

季寒眉头微蹙,陈旭青有些不正常,这才停住了脚步,回头。

沈楚楚那来不及收回的得意之色被季寒尽收眼底。

得意么?

季寒也不急着走了,斜靠在了树干上,抬眸淡扫,漫不经心问道:“有事?”

这一眼实在没什么多余的感情,可沈楚楚看了心脏噗通直跳,太特么勾人了。

扬起一抹自认为甜美的笑容走近季寒,伸出了自己的手:“你好,我是沈楚楚,温糖的室友。”

什么味?

季寒几不可查扬了扬眉,带着几分审视看向沈楚楚。

这个女人......身上擦了什么?

香,却不同于任何香水,却端得勾人。

那娇滴滴的模样,看似含羞,实则双目含情,一脸的媚态,余光瞄到陈旭青似乎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衣领。

沈楚楚等了半晌也不见季寒回握自己的手,咬唇,尴尬地将手收回:“我、我打扰你们了吗?”

小心翼翼,声线却透着甜腻,那股香味却越发浓了。

“咕咚”一声,是陈旭青喉头滚动,咽口水的声音。

魅香么?却也不像,但功效差不离。

季寒眼底一暗,下作!

“看来有人有话想和我说,你先走。”

“我......”陈旭青本想拒绝,可看到季寒带有深意的眼神立刻会意,“那行,我们改日再聊。”

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呆下去了,好像自打沈楚楚靠近,自己浑身就不得劲,莫名地口干舌燥,就感觉、感觉被人下了药一般。

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能再呆下去?万一出个什么事,自己不是被狗给咬了么?

没得恶心。

一阵恶寒,逃也似地飞奔而去。

沈楚楚心情大好,瞧,就说无往不利吧?陈旭青可是不那么待见自己呢,结果还不是想和自己亲近。

随着心绪的变化,那股子味道越发浓重了。

季寒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什么魅香?这般招蜂引蝶,倒像是只随处发情的母狗。

“人走了,说吧,什么事?”季寒懒懒靠在树干上,却是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沈楚楚一番,准确来说是开了五感去感受她的不同。

要说现在的季寒,自打恢复记忆以后,修行一日千里,更别提曾经去过那么多小世界,修仙之法尽在心中,现在自己的修为差不多已经到了全盛时期,便是君子墨也只能望而兴叹。这么一番感知下来,心中便有了底。

他终于知道沈楚楚身上的秘密了,因为他从她身上感应到了邪神的气息。但不是邪神,而是沾染了那么一点气息而已,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系统!

原来如此。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和你打个招呼。”沈楚楚撩了撩头发,朝季寒又靠近了一分。

既然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底细,季寒就懒得和她再多费口舌,身子一侧:“没必要。”

怎么会是这个反应?不应该啊!沈楚楚有些懵,见他没有丝毫留恋要走,情急之下扯住了季寒的衣角:“我是沈楚楚。”

“呵......”极具讽刺意味的低笑自季寒喉头溢出,看了眼被她扯住的衣摆,目光微凉,手指一动,连带那一片衣襟一道扯了下来,随手丢弃,“见个男人就往前扑,沈小姐想男人想疯了吗?沈家如此家教,不觉得羞耻?”

“你......”沈楚楚万万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羞辱自己,又羞又气,“我好好和你打招呼,你怎么能侮辱人呢?”

这就是侮辱了?也不看看你那发浪的样子,心思全写在脸上了,就差没直接投怀送抱了。

季寒眼底的不屑又浓了几分,转身:“没人说过你很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