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读书的料?/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上一章 188bet注册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里人对温糖赞不绝口,因为人家不但态度好,治好了他们的病,最主要一点是分文不取,这不就跟活菩萨一样么?便是往日里和王桂花一直不对盘的张夏荷似乎都忘了她克夫的名声,在外没少说她的好话。

“要我说,王桂花这人不咋地,生出来的孩子倒一个比一个好。大丫自不必说,老实本分、贤惠能干,谁娶回家都是祖上积德。二丫生得漂亮,医术又好,咱村里这么多人找她看诊,就没见她有半点不耐烦,还一分钱都不要,真是菩萨心肠。想起以往咱还老说他们家的不是,真是心里过意不去。”

“张姐这话说得是,确实是我们不地道了,其实谁针对一个孩子?还不是她妈那人......二丫当然是好的,就我家男人头顶生疮来说,那脓包我看了都恨不得作呕,二丫她居然一点不嫌弃,帮我家男人清理的时候别提多细心了,真真是仁心。”

“还有他们家金宝,以前就跟个混世魔王一样,一点礼数也不懂,横得很!欺软怕硬不说见着我们这些长辈也从没见他喊过一声。现在似变了个人,懂事多了,我听说二丫没少在家教育他。都说言传身教,亏得他有个好姐姐,不然这孩子真要被王桂花给养废了。”

“所以我说王桂花好福气啊,居然这么会生,偏偏她还不知足,对着俩闺女成天没个好眼色,真不知她心里咋想的。我要有这么好的闺女,我睡着都笑醒了。”张夏荷感叹一声,回头看了眼自家闺女,“美丽,你可得和大丫、二丫好好学学。古语说什么来着?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是这么说的吧?这人呐,就得和好人走得近才会有出息。哎我和你说话呢,听见没?”

刘美丽心里一直有个疙瘩,眼下见所有人都在夸温糖,心里堵得慌,不耐烦道:“听着呢。”

“听着就好,我和你说,二丫不像是个会记仇的,早前你做的那点事人家怕是早就不在意了,不然我上次头疼找她的时候,她能给我看那么仔细?但凡有些小心眼的,好一点的随便糊弄一下,要起了什么报复之心变着方折磨,我这头疼还能这么快好?所以这叫什么?大度!人家心胸广,你也别小肚鸡肠,要说本就是你的错,可你呢?几乎都不和人家说话了,连带着黄妮那儿也是爱答不理,你别是记恨上了吧?那可要不得。”

可不就记恨上了吗?刘美丽垂着眸,眼中闪过一缕怨毒之色,嘴上却说:“没有,就是觉得不好意思。”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知道你心眼不坏,咱家虽没什么文化,可基本的廉耻还是懂的,做人可不能老那么斤斤计较。”张夏荷呵呵一笑,“错了就改,好歹你们都一块长大的,平时磕磕碰碰也不是什么大事,这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呢。你也别抹不开面,找个机会和二丫再道个歉,快点和好,别真疏远了。”

凭什么?自己扫猪圈好几个月了,每天对着一群牲口直泛恶心,身上的臭味洗都洗不掉,谁见了都躲,还拿异样的眼光看自己,就好像她身上真的有什么脏东西一样。她是个女孩子,爱美,也要脸面的。关晓军原本就对自己不怎么搭理,那事过后,更是避如蛇蝎,谁又来顾及她的感受?

温糖算个什么东西?克夫的害人精怎么反被人捧着?凭什么所有好处都让她得了!道歉和好?没门!自己可咽不下这口气。

见刘美丽不出声,张夏荷眉头一皱:“听没听见?”

“晓得了。”刘美丽白眼一翻,抓起耙子转身。

“你干嘛去?”

“干活。”

一个小插曲,谁都没在意,却不知刘美丽心底那颗阴暗的种子早已生根发芽,经此游说开始抽枝冒叶了。

话分两头,温糖好名声传出去后,前来看诊的人络绎不绝,温父是乐见其成的,自家出了个好闺女能不欢喜?对于她免费看诊也是支持的,农村人,日子都过得苦哈哈的,她能想人所想这是高觉悟,更是积德行善,会有福报的。收不收钱又有什么关系?家里又不是指着她的钱来过日子。

王桂花却没少抱怨,依她想法,直接开个小门诊,还愁不来钱?何必放着好好的钱不赚偏要傻乎乎的当菩萨?高尚能当饭吃?只有实实在在的钱攥在手里才是正道。俗话说好人不长命,好事都白做了。可自己现在说话不顶事啊,话说她养个闺女有什么用?果然是个赔钱货!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的血霉才生出这么个讨债鬼!因此对温糖越发不喜了。

温糖可不管王桂花怎么想,日子照旧,很快温金宝放假了,然而期末考试成绩却不尽人意。

“不及格?门门都不及格?你平时到底怎么学的?”王桂花看着那成绩单气不打一处来,想要打又舍不得,猛地灌了口水,“妈可指着你出人头地呢,钱都花你身上了你就是这么气我的?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温金宝低着头,嗫嗫道:“就、就是不会......”

“不懂不会问?嘴巴长着出气的?老师那不去问,行,我当你是要面子,家里不有个学问好的吗,也不问?”说到这里王桂花似想到什么,矛头调转,对着温糖气呼呼一语,“你这做姐姐的有空去教别人,就不管你弟弟?一个个胳膊肘全往外拐,真是白养你们了。”

“妈,你别骂二姐,是、是我不好......”

“你还有理了?闭嘴!”王桂花怒瞪一眼,温金宝讪讪收声。

温国栋朝温金宝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行了,你也别说了,金宝知道错了,咱以后好好学就是。”

“他爹,这次我可没说错什么吧?家里有现成的老师,又不用花钱,结果呢?一个不懂装懂不去问,一个不闻不问跑去教外人,这叫什么事?我是没见过这种姐弟,气死我了。”

“说什么屁话呢?他自己不去问二丫怎么知道?咱二丫一天忙到晚都不带歇气的,你怎么怪她?”

“她忙,呵呵,是忙啊,忙着做好人好事去了呗。家里她哪顾得上啊......”

“越发说得没谱,二丫做好事还错了?现在谁不说她好?她知趣懂礼又能干,和大丫一块将家里打理得有条有理,这是咱温家的福气,怎么到你嘴里就成坏事了?”

“是是是,反正我现在说什么都是错行了吧?你就心疼你的宝贝闺女,我这个当娘的就是个坏人!我不管了,你们爱咋咋地!”

“一点不讲道理,我懒得和你说。”

“不说就不说,我还嫌累得慌呢。”

“你......”温国栋摇了摇头,回头冲温糖说道,“二丫,得空也教教金宝,只要他肯学,啥时候都不嫌晚。”

“嗯。”温糖看了温金宝一眼,恰逢对方抬头,对了个眼后神情闪烁又别开了眼。这孩子......别是心里有啥事吧?

年关将近,一部分知青回家过年,可也有不少留守的,季寒便是其中之一。

“你怎么不回家过年?我看李北他们都回去了。”一年到头不着家,不想家么?

季寒叼着烟笑道:“习惯了。”

温糖眉梢一挑:“多久没回家了?”

“呵呵,今年是我来石榴村的第三个年头。”

“不会一次都没回去过吧?”温糖有些诧异,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印象中下放的知青的确不能常回去,说起来这政策有些不近人情,可过年代表着团圆,一家人齐齐整整是华国的传统,哪有三年都不回去看看的?

“又没啥要紧事,回去干嘛?我这可是响应政府号召。”

“家里人不挂念?你也不想家人?”不能吧。

“想。”季寒弹了弹烟灰,望着远方目光有些深远,轻笑一声耸了耸肩,“可我是被家里流放出来的,是不是很可怜?”

温糖嘴角一抽:“你到底犯了啥事?”

“那倒没有,就是不成器呗,家里人有心要我磨练一番,我自然也不能让他们失望。”季寒说得轻描淡写,随后话锋一转,“不回也挺好的,我正好多陪陪你。”

“别介,我不需要。”

“可是我需要啊,那你多陪陪我呗,就当......可怜可怜我这没人疼的孩子?”

“滚!”我看你挺自得其乐的,可怜个鬼!

“糖糖、糖糖......别这么无情嘛......大过年的,我都不知道去哪吃年夜饭呢。”

“好好说话。”

“我和你说真的,现在咱院子里冷清了不少,留下来的要么抱团一起过年,要么一早都和村民说好了,届时去人家中做客,就我孤家寡人无人问津。”

“大英雄无人问津?”骗鬼呢?昨儿才瞧见村长请他年三十去家里来着,估摸着从初一到十五都排满了,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孤家寡人没人照拂的小可怜?

季寒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小媳妇般扯了扯温糖的袖子:“可是我想和你一起过,行吗?”

呵呵哒,合着说那话的意思在这等着自己呢?

温糖一把打掉季寒的手,可一瞧见他那委屈兮兮的模样又有些哭笑不得,想着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哼了一声:“我爸叫你年三十来我家吃饭。”

季寒等的就是这话,当即眉开眼笑:“好嘞,果然温叔疼我,可不能辜负了叔的心意,我一准早点到,顺便也帮你家干点活,总不能白吃不是?那我现在和村长说说,他们家就改到初一吧。”

瞧她说什么来着?

年三十,季寒一大早就来了温糖家,又是劈柴又是挑水,勤快得很,反倒让温国栋有些不好意思了。

“季小子,你歇会,都忙活半天了。叔是让你来过年的,可不是让你干活的。”

“嗨,叔你好心好意让我来过年,我哪好意思吃白饭?我年轻力壮,这么点活又不累,倒是您忙里忙外的,可别累坏了。”

“来者是客,哪有让客人动手的道理?再说叔身体好着呢,家里又不是我一人在忙,怎么会累?”

“是啊,女人们都在忙,我一个大男人就更不能闲着了。”季寒将最后一桶水倒进水缸,回头咧嘴一笑,“叔,我来石榴村也有三年了,算是半个村里人吧,您别把我当客不就成了。”

“你这孩子......”温国栋失笑。

“我说得没错吧?既不是外人,一起干活不应该的么。”季寒乐呵着放下水桶,转头拎了只鸡,“叔,水缸我挑满了,柴火也足够了,这鸡是要杀的吧?”

“嗯,过年哪能不吃鸡?”

“成,反正细致活我也干不来,小糖估摸着还得嫌我添乱,那么体力活、见血的事就由我这大老爷们干吧。”说笑间,季寒麻利揪了鸡脖子上的毛,一刀下去,没过一会就接了一满碗的鸡血,甩手,那鸡在地上扑腾了没两下便断了气。

“季小子行啊,够利落。”说不动季寒,温国栋也就由他去了,见他是个真能干事的,心里更乐呵,二丫要是和他能成,还真是好事一桩。

“那是。”季寒放下刀,回头冲着温金宝招呼,“金宝,打盆热水来拔鸡毛。”

“好,马上来。”

看着几人有说有笑,温月靠近温糖耳边,笑问:“咋样?”

“什么怎么样?”

“季寒呀,别说你没看出他对你有意思。全村人都看出来了!而且我觉得咱爸还挺稀罕他的。”

“那又怎样?”

“你不是吧?”温月讶异,这模样不像是个不开窍的木头啊,又说,“可我看你和他走挺近。”

“朋友之间不很正常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温月摇头,“反正我是没瞧见你和别人走这么近的。”

是这样吗?温糖仔细想了想,好像自己还真不是个容易和人交心的人。

见温糖不语,温月笑问:“你真一点不动心?别是自己也没发觉吧。”

“谁规定被人喜欢了就一定要喜欢上对方?”

“......”这话倒真没法接了,温月想了想又说,“要换以往我肯定也劝你离他远些,毕竟他成日没个正形,可日久见人心,看人不能光看表面。他来咱石榴村也有些年头了,可我仔细想了想,他好像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以往对你么......好吧,不太正经,可也仅限于言语上的戏弄,看着的确没几分真心。可是......”

温糖闻言抬头,还有可是?改观的节奏呢。

“是了,自打他救起落水的你以后,看你的眼神就变了。”

温糖失笑:“怎么变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我后来有留意过他,虽说行为上好像和平时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可对你还是收敛不少。”

收敛?她怎么觉得他动手动脚的次数日益增多呢?温糖几不可查抽了抽嘴角:“抱歉,肯定是你眼神不好。”

“我和你说真的,话说咱村里也有不少姑娘喜欢他,明里暗里总有人给他献殷勤,可我就没瞧见他对别家女孩这么上心过,一次都没有。就说那林如吧,他连眼神都不带给的。而且基本上你说什么他都听,比之以前可靠多了。这不村里人都对他改观了么?”

见温糖不语,温月戳了戳她胳膊:“其实他人挺好的,你真不考虑考虑?”

“姐,人家迟早要回去。”

温月笑了:“原来你担心这个?那我倒是觉得他是个有责任心、有担当的,杀狼那事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你俩要真好上了,他肯定不会丢下你。咱爸该是个明白人吧?虽说人老实可看人的眼光不差,连他都看好,一定错不了。”

温糖扶额,怎么就说得像是要马上要把自己嫁出去的节奏?

“姐,我还小呢。”

“日子过得快,你看看我,转眼就要二十一了,你也快了。”

“姐,你是怕我嫁不出去吗?”

“我是怕你错过了好人。”

“姐,你有多了解季寒的底细?”

“呃......这个嘛......不就京城来的吗?”说到这里温月微微一愣,意外看了温糖一眼,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笑道,“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我只知道我妹妹将来肯定是个有大出息的,咱石榴村太小了,你是一定会出去的,我说的对吧?”

就说这个姐姐心思玲珑剔透吧,这一回温糖别无他话,嗯了一声。

“那不就结了,你心高,目光远大,要我说你就是咱小山村的金凤凰,迟早要展翅高飞的。等你出去了,天高海阔,肯定有一番大作为,届时不是别人挑你,就怕你看不上别人呢。”

见温糖又不说话了,温月也不多说,只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主意,多的咱不说,只一句,难得有情郎!姐姐希望你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哟,水开了,二丫快,把肉糕拿过来蒸。”

姐妹谈心过后,谁都没再提这茬,将精力投入到年夜饭的精心准备中。

年夜饭,按照当习的习俗,都是晚上开吃,中午几人就简简单单填了个肚子,等到晚霞褪去,夜幕渐渐低垂,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整个村落飘荡着令人馋涎欲滴的饭菜之香。从五点开始,村落里炸鞭的声音此起彼伏,预示着年夜饭的时候到了。此时温家饭桌上也摆了个满满当当,温国栋笑盈盈拿起一旁的一挂鞭,在院门口放响。

放过鞭,连带季寒一块围坐在了桌旁,温国栋举杯:“过年,开饭!”

“过年咯。”

齐齐碰杯,正式开席。

“季小子,别客气,多吃点。”温国栋一个劲给季寒夹菜,生怕他拘谨。

“叔叔婶婶,你们不用管我,我就是个自来熟,晓得吃的,你们也吃。”说着给二人各夹了菜。

王桂花虽不满有外人在场,可大过年的也不会找晦气,倒是开开心心地受了,吃得欢快。

饭桌上,说说话、喝喝酒,聊聊一年的心得,年夜饭吃得很尽兴。

饭后,温国栋从兜里掏出四个红包,分别给了几个孩子们。

季寒笑说:“叔,怎么连我也有?”

“你们虽然都长大了,可不管多大,在父母眼里始终都是孩子。你一人在外不容易,谁还不是家里的宝贝?你要在家里也是少不了压岁钱的,来了这就和在自己家一样,拿着,可别嫌少。”

“谢谢叔,那我就厚着脸皮收咯。”

“嗯,要得要得,这样才好,亲厚。”温国栋笑眯眯说道,话锋一转,“虽然不回家,可毕竟是过年,这一年到头也没能回家看看,家里人不定多挂念呢。眼下年夜饭也吃了,回头给家里去个电话,好让他们安心。”

“嗯,好,我这就去。”季寒眼里闪过几分动容,连连应声点头。

“成,你去吧,一会还来坐坐啊,咱打个小牌什么的,热闹热闹。”

“好嘞,您别嫌我牌臭就行。”

“不打紧,只要给我多放几张牌就行。”

“没问题。”

“爸,您怎么能光明正大地作弊呢?”温月忍俊不禁。

“好吧,那我偷偷和他说。”

“爸......”

“好了好了,现在还早,要串门子的赶紧去,一会都给我早点回来打牌。对了,过年不放烟花可不像样,金宝......”

“哎。”

“烟花炮竹在隔壁房,你和哥哥姐姐们拿去放了,这样才有年味。”

“好。”

对于小孩子来说,过年放烟花是最为高兴的事,金宝虽然十四岁,童心还在,又是男孩子,怎会不乐?抱着炮竹就来到了院门口。

姐弟几人一道放烟花,看着那简易的烟花,温糖难得笑得开怀,大概也只有这个年代才能如此放肆的玩耍吧,如同温国栋所言,这才有过年的味道。

“二丫,咱去妮子家坐坐?”

“好。”

“等等。”温金宝突然伸手拉住了温糖的衣摆。

温糖回头看了一眼:“有事?”

温金宝点了点头。

“姐,你先去吧,我一会就来。”

“行,那我先去了。”

温月一走,温金宝就把温糖拉到了一边,搓着手支支吾吾。

见温金宝一脸的欲言又止,温糖倒也不急,饶有趣味地盯了他一会,见他还没有开口的迹象,在组织语言吗?道:“不是说有事吗?不说我就走了啊。”

“别......”温金宝终于鼓起勇气,抬头,“二姐,我不想读书了。”

果然心里藏着事呢,原是为了这个。余光瞄到屋旁转角处外露的衣角,王桂花?偷偷摸摸的听墙角吗?听到也好,也该让她好好听听宝贝儿子的心里话。

“哦?为什么?”

“我、我、我......”温金宝咬了咬牙,眼底透过几分愧疚和坚决,“我不是读书的料!”

温糖意外挑眉,这孩子还有这“觉悟”?不由问了声:“谁说的?”

“不用人说,我有自知之明。”

“哟,成语用得不错啊。”

温金宝脸色一红,却没有生气,别扭地别开了眼。

温糖又问:“你怎么肯定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就因为这次考试没考好吗?”

“我就没哪一次考好过......”

“说那么大声,挺光荣?”

温金宝顿时语塞,羞愧地低了头。

嗯,至少懂得正视自己了。

“那你认真学了吗?”

温金宝的头又低了一分。

“成绩好坏,要么天生蠢钝,努力勤奋也无法弥补先天不足;要么心思压根就不在学习上。再就是环境因素、家庭因素......”温糖斜倚在篱笆上,看了温金宝一眼,“我觉得咱们家提供给你的学习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凡事都无需你操心,爸妈对你可以说得上是有求必应了。当然了,还有一种情况,比如说赌气又或者求关注而故意不好好学。那么你......属于哪种?”

温金宝听得一愣一愣的,有这么多说法么?可是听着好有道理,但是该怎么回答呢?

见温金宝半晌不答话,似乎在认真思考,温糖摆了摆手:“不知道吗?那就慢慢想,我就当你今天一时脑子发热。记住,以后说话做事想好了再行动,所谓三思而后行,以免日后后悔。没事我先走了。”

温金宝一愣过后急了,扯住了温糖的手:“反、反正我就是不想读书了。”

她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执意不读?

“那你想做什么?”温糖转身回头,忽而一笑,带了几分戏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家务活都做不好,农活更指望不上。你说,你能干什么?在家当米虫吗?爸妈现在能养你,难道还能养你一辈子?一点学问一点技能也没有,走上社会也是个废物。”

这话说得有些重,王桂花听了更是一肚子火,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居然把她的心肝宝贝说得一无是处!刚想冲出去,温金宝开口了。

“我我我......我可以去种花。”

“种花?你会吗?”

“我可以学......”

“你以为种花很容易,嘴巴一张就能上手了?”

“别人不都学得好好的吗......”

“别人为了生计,带了破釜沉舟的决心,而且种地种花总有相通之处,不算是完全的门外汉,你呢?你懂天时还是地利、懂花草习性还是懂土壤成分?你什么都不懂就在那嚷嚷着要种花,这时候就没有自知之明了吗?”

“只要有恒心,铁杵磨成针!我肯学,总有会的一天。”

“说得是,看来还是懂些道理的。既然懂道理,同样是学习,这份决心为什么不用在学习上?读书有那么难吗?”

“难!”温金宝挠了挠脑袋,一脸的苦色,“二姐,我真不是读书的料,老师讲的我都听不懂,一见到课本我头都是大的,真学不进去。至少、至少我对种花还挺感兴趣,你答应我好不好?”

温糖失笑:“什么时候起的兴趣?”

“就就......你不是在咱家后院种了花么?那花现在都有花骨朵了,我看着你每天悉心照料,看着它们破土抽苗到结了花苞,就觉得很神奇、很有趣,开出来肯定很好看,很香。再一想到花卉基地,到时候大片大片的花田开满了鲜花,想想就、就就......那词怎么说来着?”

温金宝绞尽脑汁,忽然一拍脑门:“想起来了,老师教过,成就感。对,就是成就感。”

居然还知道成就感?也没白上学嘛。说得这么认真,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比以往可灵动可爱多了。温糖失笑:“又不是你种的你来的哪门子成就感?你就是单纯觉得好看吧。”

“哎哟,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喜欢。”

温糖忽然说了句题外话:“你今年多大?”

“马上十五,怎么了?”温金宝有些纳闷,怎么突然问自己年纪?话说你不是知道吗?

“我以为你忘记自己未成年呢。”温糖轻笑一声,“你看咱村里学习种花的有未成年人吗?你这年纪属于童工,雇用童工是犯法的。”

“啊?”还有这说法?

“所以,别想了。现在正是读书的好时候,你得庆幸自己有学习的机会。你知道吗?有许多孩子连书本都没摸过,不知道多羡慕读书人,你还不珍惜?”温糖觉得现在的温金宝还是值得一教的,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话虽有些偏激,但也有一定的道理。至少学到的东西都是属于你的,谁也抢不走。肚里有墨水说话办事都比糙人要讲究,为什么呢?举个简单的例子,你觉得今天的月亮如何?”

温金宝不知温糖何意,抬头看了一眼,心道这问题自己得好好回答,便说:“一轮圆月像银盘一样挂在天上,月光皎洁......啊对了,今天大年三十,团圆夜,月圆人团圆。”

不错!

温糖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温金宝不语。

温金宝摸了摸脸:“我、我说错什么了吗?”

“换做没文化的,大概会说:卧槽,天上好大一个月饼!”

“噗——”温金宝笑出声来,尤其温糖还是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越发觉得有趣,“哪、哪有人会这么形容。”

打完电话回来的季寒在暗处听了好一会,听到这里也险些喷笑,忍得辛苦,低笑一声:“这丫头,原来还可以这么幽默。”

见温金宝大笑不止,温糖淡然一语:“好笑?”

“好、好笑,太好笑了。”

“嗯,那别人这么笑你呢?”

笑声戛然而止,温金宝愣了半晌终于似想明白了什么,抬眸眼底透着顿悟的光华:“二姐,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温糖点了点头,“都说知识改变命运,这话不绝对,终归看个人,但是从书中汲取养分,充盈自身绝非坏事。至少能让人知趣懂礼,懂得越多,便知晓善恶、分辨是非,不说是否能成为顶天立地的人,总归也不会坏到哪去,因为情义廉耻以及道德责任。而且眼界开阔了,认知也广博了,心胸开阔做人便不会狭隘。”

“谢谢二姐。不过我脑子真的很笨,要学不好怎么办?”

“你都没好好学,怎么一定认为自己学不好?以后别动不动就说不读书了、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做人不能自鸣得意,也不能妄自菲薄。人活一世,不论年纪大小,都要有求知欲,要努力求上进,不然浑浑噩噩一生,这辈子就白活了。只要你愿意学,我就愿意教。至少九年义务......”不对,这时候九年义务教务还没开始实施,温糖顿了顿说,“初中还是得学完的,如果到那时候你还是觉得自己不行,我也不拦你,可以考虑别的出路。”

“好。”温金宝目光灼灼,眼里依稀还闪动着几分感动的泪花。

“再没事了吧?”

“呃......”温金宝犹豫了一会,弱弱问了声,“那、那我还能学习种花吗?”

“有兴趣值得鼓励,这样吧,咱们劳逸结合,掌握了每天的知识点后,得空你也去听花农讲课。”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希望你不是心血来潮、三分钟热度,一旦开始学习,遇上困难不许半途而废,能做到吗?”

“能,我保证做到。”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机会只有一次!”

“嗯。”

“那行,玩去吧。”

温金宝这才像个孩子一样蹦跳着走远,嘴里还直呼:“哦,我终于能学种花咯!”

二人交谈,有些话王桂花听得不那么清楚,但最后几句还是听明白了,啥玩意?学不好就不拦着去找别的出路,居然撺掇她的宝贝儿子去种花?放屁!她的儿子以后是要当城里人赚大钱的,怎么能做一个没出息的花农?偏偏那死小子还乐颠颠道谢,咋那么没心眼呢?平时自己都怎么教的,竟然被那丫头三两句给忽悠得找不着北了!

好你个二丫,祸害了别人,现在开始祸害家里人了,她怎么敢?!

王桂花死死盯着温糖的背影,咬牙切齿恨得手指甲将墙面都扣出一个洞来。
上一章 188bet注册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