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寄生胎/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上一章 uedbet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维文找到温糖的时候,温糖正在和祁非凡请来的花农交流养花心得。

“呵呵,小糖丫头,你说的很有道理,老头子我种花也有大半辈子了,论起种花的经验也是当仁不让,不想你年纪轻轻居然这么有想法。古语说得没错,三人行必有我师啊。”

“您谬赞了,我也就平时喜欢瞎琢磨,许多问题也不太清楚。幸好你们经验丰富,这些时我可学了不少。”

“还这么谦虚,好啊,值得大伙学习。祁少,说是你请我们来教学,可这丫头都能独当一面了呢。”

“是吧,我就说她是个精怪,啥都会,你说人和人之间的区别咋这么大呢?搞得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几人聊得火热,陈维文也不敢上去打扰,就是脸色有些急。温糖瞧见状和花农们又说了一两句便退了出来,走到陈维文面前问道:“陈伯,您找我吗?”

“嗯,是有点事......”陈维文憨厚点头,瞅了众人一眼,“不打扰你吧?”

“没事,您说。”

“就是我小孙子这些时一直喊肚子疼,可去了卫生所也不顶用。这不我瞧见老秦头腿脚利索了,问了声,说是你给治的,所以......呵呵,也想找你看看,成不?”

“孩子病了可耽误不得,我现在就随您去。”

“哟,那、那真是谢谢了,走。”

到了陈家,陈维文的儿媳妇正在照看孩子,眼眶红红的,显然是哭过。陈维文一看急了:“玉书娘,这咋哭了?”

宋桃抹了把泪:“爹,玉书刚在床上疼得打滚,家里人都下地干活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疼啊。”

“啥?”陈维文急了眼,一把蹿到炕头,孩子倒是睡了,只是额头还冒着细汗,翻来覆去睡得不太安稳,“多久了?”

“刚睡一会,可您瞧,脸都白了,这、这怕是昏了吧,咋、咋办啊?”

温糖见状连忙上前:“我瞧瞧。”

“诶,二丫你赶紧来看看。”陈维文连忙让出地来,见儿媳妇一脸疑惑,说,“嘘,你别说话,老秦的腿就是她治的。”

听闻此言,宋桃也就不出声了。

温糖一见那孩子,肚子鼓得老高。若说小孩子嘛,肚子大并不出奇,可这情形明摆着不寻常,伸手朝孩子腹部周围轻轻按了按,左侧有明显的硬块。而温糖这么一按,原本就睡得不安稳的孩子便疼醒了,迷糊睁眼就哭出声来。

孩子不过三岁,问病情肯定也说不清,又哭哭啼啼的,睁眼除了哭便是喊娘。

宋桃心疼地将孩子抱了过来:“玉书乖,不哭不哭......二丫,我家书儿他......”

“医生是怎么说的?”

“卫生所的医生说估摸着是胀气,开了一些药,可总不见好转......我、我心里急啊......”宋桃心疼得直掉泪。

“这情况有多久了?”

“有一阵了。”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宋桃仔细想了想,“断断续续的估摸着也有两个多月了,一开始没这么严重,小孩子肚子疼也常见,而且他这么小,问他也说不清,只说疼,有多疼也不见得,只当闹肚子什么的就没太在意。可是到后来三天两头说肚子疼,你看,肚子好像也越来越大了,这不像是胀气吧?”

“来,你将孩子放下来,我再看看。”

“好。”

温糖给孩子把了脉,又在腹部摸了摸,问:“孩子胃口不太好吧。”

“是的,书儿自从肚子疼以后就不怎么爱吃饭了,就连他平时喜欢的都不怎么碰。”

“嗯......不愿进食,也不爱睡觉是不是?”

“是是是,以往沾床就睡,现在大半夜也睡不着。他睡不好,我们一家都揪心......”听温糖说的症状和自家孩子一模一样,宋桃眼睛一亮,紧张抓住了温糖的手,“二丫,你看出啥病了是不是?咋样,能治的吧?”

“这情形......”温糖脸上露出少有的凝重,“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寄生胎。”

二人一愣,这什么病?没听说过啊。陈维文忙问:“啥、啥是寄生胎?”

“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遗传学上又称之为‘胎内胎’......”见二人一头雾水,温糖轻叹一声,说这些他们也不懂,话锋一转,“看到他的肚子了吧?简单来说他肚子里还有一个。”

“啥玩意?”别的他们听不懂,可肚子里还有一个这话却是明白的,顿觉天方夜谭,陈维文惊呼出声,“你是说我孙子、我孙子他怀、怀......”

怀孕这话到底没说出口,一小孩子,还是个男孩,怎么可能怀孕?

“遗漏孪生症,通俗来讲,这是孪生双胎在母体孕育中形成的一种寄生胎现象。”好像还是说得有些专业了,温糖抬眸问道,“我就这么问吧,桃子姐,你当时怀的应该是双胞胎吧?”

宋桃一愣,随即点头:“是是是,产检的时候说是双胞胎,可把我们一家人高兴坏了。可生的时候就玉书一人,我们还纳闷呢,心道医生也太不靠谱了。”

果然,自己诊断应该没差。

温糖按了按宋桃的手:“那就是了,你的另一个孩子寄生在了玉书的肚子里,这种情况很罕见,几率很小,但例子还是有的。”

“那、那这可咋整啊。”宋桃顿觉晴天霹雳。

陈维文也怔了半晌,动了动唇还有些不敢相信:“二、二丫,真、真是你说的那什么寄、寄生胎?”

“初步看来没错,但保险起见还是得去大医院进行精密的检查,如果真是,必须实行手术,耽误不得。”

“还、还要手术?”那、那得多少钱?陈维文苦哈哈一张脸,没了主意。

“一、一定要手术吗?”宋桃泪眼汪汪问道。

“嗯,早治早好,不然会压迫到孩子的脏器......”

“爹,你看......”

“治,砸锅卖铁也要治。”苦谁也不能苦了孩子,陈维文咬牙点头,一把抱过孩子,“走,咱现在就去省城,去,叫上陈兴一道。”

回头冲着温糖道谢:“二丫,谢谢你了......”

“陈伯,这个点去等车都困难,而且路远......”

“那、那咋整。”

“桃子姐,你把孩子的衣物整理一下,叫上家人先等等。我给我师傅打个电话,先医院里安排一下,咱一会坐祁少的车去。”

“那小伙子正忙着,能、能愿意吗?”

“陈伯,您放心吧,事有轻重缓急,而且他人好,我现在就去和他说。”

一听这话,二人一道跪了下来,陈维文更是紧紧拉住温糖的手感恩戴德:“真是谢谢你了!这恩情、这恩情......”

“快起来,不都为了孩子么?咱别耽误时间。”

“诶,好、好。玉书娘你准备一下,我去叫人。”

一车只能坐下五人,除去陈维文的媳妇,小儿子、儿媳都去了,温糖坐在副驾驶,朝祁非凡嘱咐了一声:“考验你车技的时候到了,要快也要稳,能行不?”

“小瞧我了不是?我不行你行?”祁非凡发动车子皮了一下。

温糖眉头一扬,她还真行,但是不能说。

“都安排好了吧?”

“放心,我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白家的医院不就是自己人么?你这也算是瞌睡遇上了枕头。”要不怎么说朝中有人好办事呢?

“谢了。”

“见外了不是?对了,叶老......”祁非凡瞄了眼后视镜,那几人忧心忡忡的,到嘴的话就转了个弯,“你师傅已经在医院候着了。”

没说的是,一听说是寄生胎,电话那头都兴奋得要跳起来,完全不用他详说,叶鸣秋就亲自去了医院做准备。

温糖了然,寄生胎,十足的疑难杂症,五十万分之一的罕见几率都能撞上,叶鸣秋能不激动?

背后三人虽忧心孩子,可看二人的相处十分自在,这怕不是刚认识吧?而且那小伙子对温糖,怎么看都有种言听计从的既视感,不由各自看了一眼,温家二丫头不得了啊。

祁非凡发挥了他的车技,平稳又迅速到达了目的地,还不等下车,叶鸣秋就火急火燎地上前拉开了车门:“丫头,那孩子呢?”

温糖失笑:“师傅,您怎么出来了?”

“寄生胎,寄生胎啊!难得碰上一例,我能不亲自瞧瞧?”

“咳咳......”人家吓都吓死了,您这么兴奋的样子真的好吗?

一众人下了车,叶鸣秋便瞅见了宋桃怀里的陈玉书:“就这孩子吧,给我。”

“老先生......”

叶鸣秋斜睨一眼抱过孩子:“我很老吗?”

“呃......”

“师傅——”现在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吗?

“走走走,别耽误了我看诊。”叶鸣秋脚底生风,风风火火将孩子抱进了医院。

“叶老......”

“都叫唤什么,不看病了是吧?”

一众医生连忙闭了嘴,老老实实跟了上去。

陈家人一看,哟,这老医生分量不轻呢,有门,孩子有救了。

虽然安排了仪器检查,可叶鸣秋在,自然要亲自相看。一番仔细的检查过后,脸色很是凝重。

“医、医生,咋样了?我家孙子......”

“啪”医生,叶鸣秋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寄生胎居然被说成胀气?一帮废物、庸医!”

这一巴掌把所有人吓了一跳,老医生脾气好大。

“师傅,卫生所条件有限,而且寄生胎实为罕见,一时没看出来也怨不得他们......”

“哼!那你怎么就瞧出来了?”叶鸣秋翻了个白眼,“我说他们是废物就是废物!准备手术吧。”

就这么看看就要手术了?陈维文不免有些心急:“医生,不、不再查查?”

“还查什么?丫头看了,我也瞧了,错不了。再查可以,就怕孩子等不了。”

“不、不不,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说还要拍片么?”

“那你几个意思?信不过我?我和你们说,这孩子耽误不得,不趁早手术你们就等着......”

温糖扶额,这是要把收尸二字给说出来么?连忙扯了扯叶鸣秋的袖子:“师傅,你别吓......”

“我实话实说,怎么就是吓?身为医者,有义务告诉患者家属病情,这是对患者和家属的负责。双方配合,医疗工作才能好好进行。”回头冲着一旁的白博说,“手术室不都准备妥当了吗?赶紧地上。丫头,你也来。”

“好。”温糖点头,回头冲着陈维文说,“陈伯,您放心,一定还给你们一个健康的孩子。”

“手术、手术费......”叶鸣秋的话众人都是听到的,心一早提到了嗓子眼,难得一见的疑难杂症手术起来不得是天文数字啊?陈维文手还有些哆嗦,一脸的为难。

白博见状微笑开口:“老伯,救人要紧,得到消息时我们院就召开了紧急会议,一旦确定是寄生胎,即刻手术。钱的事您不用担心,全免,你们就安心等消息吧。”

啥?不要钱!三人面面相觑,有这么好的事?别是唬人的吧,要真唬人,孩子会不会有问题?

温糖一眼便瞧出了三人心中所想,转头轻声一语:“我师傅是国医圣手,堪称华佗、扁鹊在世,绝对的妙手回春。口碑和医德都是一等一的,你们不用担心。而且孩子......真等不了。”

陈维文听了忐忑的心终于落了地,咬牙点头:“拜托、拜托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孙子。”

“陈哥、桃子姐,好好照看陈伯,放心把一切都交给我们吧。”

进了手术室,叶鸣秋便笑了:“丫头,你这运气真是没谁了,居然碰上了寄生胎,说来我行医这么多年也只听过,论经手,这还是第一次,真是运气啊。”

温糖哭笑不得:“师傅,我知您是个医痴,而且医者仁心,所以这话也就咱私下里说说,让外人听见了您可是要被打的。”

众人忍俊不禁,可不就是这么个理么。

“笑什么笑?说得你们不激动一样,装模作样的,一点不坦诚。”叶鸣秋重重哼了一声,转而又笑脸如花,“来来来,都瞧瞧我这宝贝徒弟,温糖!不比你们差吧?哦不,比你们可强多了,一眼就瞧出人家是寄生胎,你们呀,都学着点。”

是,就你家徒弟最好!不过,年纪轻轻的确厉害。

白博笑道:“温小姐,这些时我常听伊人和薇薇提起你,今儿总算见到了,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是个好孩子。”

“白先生,您叫我小糖就好。”

“那你也别先生先生地唤,熟人么,又是叶老的徒弟,叫叔叔。”

“白叔叔好。”

“嗯,好。”

“行了,别废话,动手吧。”叶鸣秋一手拿着手术刀,转头冲着温糖笑道,“丫头,一会可是要开膛破肚取寄生胎的,怕吗?”

“怕还学什么医啊。”不就是开膛破肚么?梁秋菊那种都见过,这种小儿科算什么。

“有气魄,那我们准备开始了啊。”

“师傅,您亲自操刀?”原以为只是中医翘楚,这架势不想还是手术一把手。

“那是,你以为师傅国医圣手的称号是白来的?”说到这里叶鸣秋一顿,放下了手术刀,“你这不正在学针灸么?既然赶上实践了,咱今儿中西结合。”

温糖闻言眸光一亮:“您的意思是......”

叶鸣秋摊开一旁的针灸袋,几只精细的银针在手:“我给孩子扎几针,你瞅仔细了。”

语落,叶鸣秋唰唰几下,下针如飞,陈玉书身上的五处大穴各扎一针。

这五处有止血的功效,温糖有些蠢蠢欲动:“师傅,我能试试吗?”

“哦?你敢下针?”

“不有您在么?还望师傅指点......”

“叶老,这怕是不妥吧?”有上了些年纪的医生多了句嘴,看温糖的脸色也不那么好了。叶老夸你可别太自视甚高,走还没学会想跑了?

“什么不妥?当我死人?”对于温糖这种敢于实践的精神叶鸣秋是鼓励的,凡事都有第一回,这么好机会自己从旁指点她受益匪浅,居然有人反对?叶鸣秋当即板了脸,“你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合着只说不练?丫头,你只管下针,为师给你看着。”

白博朝对方使了个眼色,笑道:“叶老说得对,其实我们都应该向小糖丫头学习,要敢于去做。畏手畏脚医学还怎么进步?不过丫头,你可得仔细了。”

话说得好听,谁都不得罪,也提醒了自己要谨慎,真是个八面玲珑的上位者!

“嗯。”

温糖郑重点头,只手抓起几枚银针,说了几个穴位:“师傅,可对?”

“呵呵,这些日子没白学,下针吧。”

几针下去,虽不似叶鸣秋那般老练,可精准和力度都掌握得极有分寸,看得几个医生啧啧称奇,再没了意见。

叶鸣秋看了心中感叹不已,天才!百年难遇的天才!自己是走了什么大运,居然收了这么个好苗子?假以时日,自己国医圣手的名头怕是要让人了。心中乐开了花,真是老怀安慰啊!

“好,剖腹取胎!”

叶鸣秋一声过后,手术刀便划开了孩子的肚子,止血效果很好,暗自点头。这丫头,好样的。

这一头,大伙心无旁骛忙着手术,随着时间的流逝,手术室外的陈家人提心吊胆。

“怎么还不出来?天都要黑了。”陈维文急得在走道上来回踱步。

“爸,您别担心了,坐着吧。”

“能不担心吗?玉书才三岁,这么小的孩子要遭这种罪,我这心里就跟被捅了几刀似的。你看这都几点了,万一......”

“爸,您别说了,说得我心里慌得很。”宋桃咬着手帕抹泪,回头抓住自家男人的手,“咱玉书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陈兴心里也没底,可不能自乱阵脚,安抚道:“没事没事,咱玉书福大命大,而且二丫不说了么,人老先生是华佗在世,肯定没问题。”

“可、可......”

“咱在这干着急也没用不是?人都进去了,而且这么久都等了,不差一会......”

说话间手术室的灯转绿,门开了。

“出来了出来了。”陈兴一个箭步上去,“大夫,怎么样?我孩子他......”

白博握住了陈兴的手,笑道:“手术很顺利,孩子已经没问题了,好好休养保证活蹦乱跳。”

这话一出,三人松了口气,陈兴那一直忍着的男儿泪便落了下来,紧紧攥住白博的手:“谢谢、谢谢大夫,救命恩人呐——”

三人道谢中便又跪了下去,感恩戴德,就差没磕头了。

叶鸣秋虚扶一把,拿过一个托盘递了过去:“救死扶伤是我们的本分,孩子没事就好。喏,你们瞧瞧,这就是孩子腹中的寄生胎,看一眼吧。”

三人一看,哟,这块东西虽然有些扭曲吓人,但人形跑不了,果真不差。

陈维文想起自己早先带着几分不信,心中惭愧万分,抬眸满是崇敬:“神医、神医啊!”

叶鸣秋唇角一勾,将温糖拉到身侧:“谢我徒弟,还是她最先诊断出来的。”

“二丫,要不是你我孙子他......这大恩大德我老陈家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呐。”

眼见着又是新一轮的道谢,温糖摆了摆手:“乡里乡亲的说这些就见外了,我也是尽自己所能而已,还是去看看孩子吧。”

“诶、诶,好!”陈维文连连点头,“这份恩情我们陈家记下了,以后......走,先去看孩子。”

护士连忙上前引路:“几位跟我来。”

这头人一走,温糖也全身心放松下来。

“你这丫头累坏了吧?”叶鸣秋自然看出温糖之前的紧张,换谁不紧张?第一次进行这么大手术,丫头已经做得很好了,换自己当年手还哆嗦呢,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还好。”

“今儿还回不?”

“明天吧。”

“那成,走,咱回家吃饭。”

祁非凡嘴角一抽:“叶老,您咋又把我忘了?好歹我也等了半天呢......”

“你咋还在?”

“......”得,叶老眼里就只有温糖这个宝贝徒弟。祁非凡认命摸了摸鼻子,“叶老,回去有饭吃不?我妈可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们过去吃现成的呢。”

叶鸣秋脚步一顿:“你小子,算是机灵了一回,说了句人话!得,丫头,咱就去祁家蹭饭。”

“我咋这么不受待见呢?丫头,平时也给我在叶老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呗,不然我心塞。”

“滚滚滚,美什么言?美言要干嘛?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真看上我徒弟了?你想得美——”

祁非凡顿觉心肝脾肺肾都疼,连后牙槽都跟着一起疼了。连连告饶:“叶老,您饶了我吧......”

温糖去祁家吃饭,自然也去顺道去看了房子。房屋买卖手续祁家人一早都给她办理妥当,房自然是新房,却不似二十一世纪那样的毛坯,虽谈不上装修,可该刷的都刷了,布局也是温糖当初满意的,无需改动,也就没什么家具。

祁夫人热心和她一道过去,一进门,除了因为没人入住而没什么人气,家里干干净净,还摆放了一些简单的桌椅和日常用品。

“阿姨,这......”

祁夫人笑说:“虽说现在没人住,可日子久了总要积灰,你是个讲究人,房子自然也得讲究。我家总是要打扫的,就让李嫂顺手给一道做了,费不了什么功夫。至于这些,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家具不敢给你做主,就搬了些我家的过来,反正也是闲置的,丢了可惜,给你应个急倒挺好,等以后你真住过来了再换。”

“您想得真周到,谢谢。”

“丫头你再和阿姨客气我可要生气咯。”

温糖微微一笑:“说来辛苦李嫂了,本就不是她的分内事,好心归好心,可这年头讨生活也是不易。不如这样吧,看李嫂是个能干人,以后房屋打扫就交给她,我呢按工时给她酬劳,您觉得呢?”

“你这丫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还说我周到,你不也考虑得够细致么?你放心,李嫂在我家做了也有些年头了,人又本分又勤快,我可不能亏待她。”祁夫人笑着感叹,“真是个心善的丫头。”

“那一会我把钱给您补上。”

“分这么清干嘛?左右也没多少。”

“阿姨,一码归一码,李嫂终归也是帮我料理家务,总不能老让您垫付吧?积少成多可就不是一点点了,我哪能占这便宜?再说了,要不是您,我到哪去找这么能干的人?我还没给您介绍费呢。”

祁夫人当即笑开了:“好好好,依你,都依你。真是......你爸妈好福气啊,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懂事的闺女?羡慕死人了。”

温糖笑而不语,也就将心比心而已,难得的是对方这么为自己考虑,这才是真正富贵人家的修养。

次日,温糖去了医院看望陈玉书,又嘱咐了几句才回了家。

陈玉书在医院住了十天,所有费用全免不说,医院里的医生护士更是对孩子照顾得无微不至,温糖也隔三差五便来探望。孩子日渐变得圆润,以前喊疼哭哭啼啼,现在已经能笑着喊人了。孩子是大人的心头宝,有什么比孩子健康更重要?可医院不是慈善机构,陈家人明白,哪好意思腆着脸久住?千恩万谢出院后,心知这全是托了温糖的福,一家老小拎着鸡鸭鱼肉到温家道谢。

“叔,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么大阵仗可把温国栋吓了一跳。

陈柏清,陈家长者,虽是农村人,没什么文化,可最重规矩和人情,自己的重孙得了这么个怪病能捡回一条命,感激涕零,当即握住了温国栋的手:“国栋啊,你真是养了个好闺女啊。要不是你家二丫,我们家玉书可就没了。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一点心意请一定收下。”

陈家的事温国栋是知道一些,可具体怎样也不明白,只知道自己丫头给他们看诊了,笑说:“叔,什么大恩?我家二丫不就给玉书那孩子瞅了一眼么,小事。况且她学医不就是为了学以致用么,乡里乡亲的这么客气,我们可受不起。平时我家有个什么困难你们不也会帮把手么,邻里间相互帮忙应该的,哪来那么多规矩?东西都拿回去吧。”

陈家也不富裕,瞧这些鸡鸭鱼肉,便是过年都舍不得全拿出来吃,居然就这么送了?温国栋哪好意思接。

“救命的事怎么是小事?你是不知道,我家玉书得的是那什么、叫什么来着?”

“爹,寄生胎。”

“对,寄生胎,医生都说了,这是极为罕见的疑难杂症,会要人命的。咱去了卫生所几次都没查出来,你家二丫一眼就瞅出来了。为我们家忙前忙后不说,孩子手术医院都没收咱一分钱,还不都是你们家二丫的功劳?”

这一茬温国栋是真不知道,可一听全是自家闺女的功劳有些不敢相信,笑说:“叔,你这夸张了,二丫哪有这个能耐?兴许人医院就是好心,为了老百姓着想呢?”

哟,这模样是真不知道自家闺女的本事?陈维文接嘴:“温老弟,你还别不信,我可都是亲眼瞧见的,二丫师傅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医院里上上下下对他敬重得很,见到你家二丫也是笑脸相迎。要不是二丫为我们从中说了好话,我们能有这待遇?你说该不该谢?眼下也就一点俗物,你可别嫌少。”

温国栋有些懵,这些二丫从来没提过啊。一旁的王桂花可高兴坏了,倒不是为自己丫头出息而高兴,看见那些东西眼睛一早就发光了,听了这话连忙上前:“哎哟这说的哪里话?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啊。小桃你看你,抱着孩子还提东西,也不嫌累得慌。快放下,来,坐,都坐。大丫二丫,还愣着干什么?倒水啊......”

温糖看得眼角一抽,一点东西你就这么眼热?这只差没明说——放下东西让我来了。

王桂花什么德行村里人都知道,换做往常陈家人还真有些瞧不上她,可眼下诚心诚意来道谢自然巴不得对方能收下,只在心里感叹一句,温家媳妇不咋地,倒是生了个好闺女,也是造化。

温国栋却见不得王桂花这么副贪财样,不过外人在也不好当众说她的不是,省的闹起来不安生不说还给人看笑话,只能尴尬一笑,回头不停给媳妇使眼色,可王桂花就当没看见似的,不由窝火,臭婆娘能不能别这么丢人?

温糖自然瞧出父亲的心思,上前说道:“阿爷、阿母,各位叔伯,我爸说得没错,谁都有困难的时候,咱乡里乡亲互相搭把手应该的,心意我们领了,这些个礼节就免了吧。您看这么多东西可得花不少钱,诶,您可别说都是自家养的不打紧,这都是你们辛辛苦苦付出了汗水的。”

“丫头,这......”

“阿爷,孩子还小,动了这么大手术身子骨可虚着呢,现在不好好调养,真亏了身子以后可就和药罐子为伍了,你们不心疼啊?”

“那、那也不差这点东西......”陈柏清自然知道温糖的好心,可心中始终过意不去,“丫头,如果是小忙阿爷也就厚脸皮只动动嘴了,可救命之恩大于天,更别提你为我们家省了那么一大笔钱。不过是些吃食,你要不收,我们一家人的脸往哪搁啊。”

“那这样吧,这黑鱼有利于玉书的伤口恢复,老母鸡补身子,也对孩子好。鸭么.....性凉,成,这只鸭我们收了行不行?看,可肥着呢,我爸刚好好这一口,给他下酒。”

“哎......这咋成......”这不等于没送么。

“怎么不成?您再推脱......”说到这里温糖话锋一转,“也行吧,既然来了,干脆大伙一块留下来吃个饭,就当庆祝玉书否极泰来,以后健健康康的成长。姐,咱把这些东西都处理了,难得高兴。”

“好。”

“哎......”陈伯清一把拉住温糖,叹了口气,“行行行,别的我们都拿走,鸭给你爹做下酒菜。”

“阿爷,就一块吃个饭嘛,差不多饭点了......”

“不不不,那太麻烦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回了,下午还要干活呢。国栋,我们走了啊。”哪有送东西反进自己肚子的道理?陈伯清连连摆手。

“真不吃啊,那行吧,我送送你们。”

温糖将几人送出门口,随手塞了支人参过去:“阿爷,这是我师傅给孩子补身体的,早前忙得忘了。现在您拿着,记得和老母鸡一起炖。我还要做饭,就不远送了,各位慢走。”

陈伯清一时有些懵,这咋的呢?东西没送出去反倒自家又得了恩惠,回过神哪还有温糖的影子,这丫头......

低头一瞧,哟,大拇指粗细的参,可得不少钱。

“爹,这......”

陈伯清眼里满是动容,看向自家的儿孙:“你们都给我记住了,二丫的恩情、温家的恩情,咱一辈子都不能忘。以后她家要有个什么事,咱不管有钱没钱,哪怕只出力,也必须第一个站出来帮衬,明白吗?”

“嗯,晓得的。”就怕人家根本不需要他们的帮忙啊。

“哦对了,之前一直操心玉书,都没空理会那什么花卉基地,也浪费了村长的一片好心。不是只四十户肯出地么?去问问看,现在还来得及不,可以的话算上咱一户,咱家人多,地可以多出几块,也算是为花卉基地尽一份力了。而且我看那丫头是个本事的,咱就算为着以后的日子也该应的。”

“阿爷,要不一会我直接找二丫说吧,女人家之间好开口,而且......我觉得这事她肯定能说得上话。”

“嗯,这话没错,你去最好。兴,学着你媳妇点,别一天到晚只知道埋头种地,脑子一点不机灵。”

陈兴呵呵傻笑了一声,一众人打道回府。

宋桃当天就找了温糖说明来意,温糖对此也是乐见其成,多一户终归是好事,将陈家也列入了种植花卉的名单之上。陈家人越发觉得温糖是个能管事的人,一家人商量过后,便让四个小辈去跟着花农学习,毕竟年轻人接受能力快,他们老一辈还是安心种田吧。

要说陈家两兄弟和两个媳妇比别人学的晚,但贵在勤奋和聪明,尤其宋桃,几乎一点就通。除了带孩子,平时将所有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不懂就问,学会了知识点和注意事项就给家里人讲解,很快就将进度赶上去了。

除了学习之外,陈家人也没闲着,将温糖救了他家孩子的事逢人就说,没多久,温糖懂医的名声就传扬开来。这样一来,村里谁家但凡有个头疼脑热都会去找温糖,而温糖本就只欠缺实际的诊治经验,是以来者不拒,耐心为来者看诊,经由她之手,都是药到病除,一时间美名四扬。

------题外话------

没人冒泡我好方,好寂寞!
上一章 uedbet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8bet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