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乱架/重生七零:狼少宠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季寒他太过分了,你好心好意给他送绿豆汤,他怎么能这么对你呢?”刘慧芳自然瞧见了刚才的一幕,见林如泪花在眼眶里打转,那两个反倒嬉笑着咬耳朵,不由怒上心头,“我去找他说道说道……”

“诶你别……还嫌我不够丢人吗?”林如低着头一副委屈样,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你就是心太好。”

“没事,干活吧。”勉强一笑,投入了农活中。

刘慧芳怒其不争,回头又看了那二人一眼,冷笑一声,哼,有你哭的时候。

林如不动声色扫了眼刘慧芳的神色,这丫头热心肠,藏不住话,又好打抱不平,和自己关系好自然见不得自己受委屈,有些事根本无需自己动手,低头勾起了嘴角。

不出一天,村子里起了流言蜚语,知青之间因为季寒的关系都不敢明着说,背地里却是嘀嘀咕咕,村民们尤其是那些农村妇女,茶余饭后少不得八卦。

“哎,你们瞧出来没?温家二丫和那个知青有些不清不楚。”

“嗨,有眼睛的都看出来了,那俩人走得可近了,农忙时不也一起么?姓季那小子对二丫可殷勤了。”

闻言,几个长舌妇一阵哄笑。

“可不是么,以前只当二丫是个腼腆的,谁料不声不响就和他混一块了,还真看走眼了呢。”

“呵呵,再腼腆到了这个年纪还不思春?那些个知青里就属姓季的最俊,谁看了不欢喜?多少小姑娘都盯着呢。”

“别说,二丫也生得俏,这男的俊女的俏,一来二去可不就……”

“不过我怎么听说季寒和那个什么林如挺要好的么?”

“哟,这么一想还真是啊,那林丫头和季小子一个组的,往日里关系确实不错,咱可都当他俩是一对,谁知道……难怪这些时见林丫头苦着脸,敢情……”

“啧啧……二丫这就不地道了啊,怎么能和别人抢男人呢?小姑娘家的怎么不要脸呢,名声还要不要了?”

“男爱俏啊,谁让二丫好看呢,这年轻人血气方刚,指不定就……”

几个中年妇女闻言立刻皱眉,这要出了什么丑事,丢脸的可不光温家,整个石榴村都要抬不起头。

“胡说八道什么呢?”路过的王桂花听得几个老娘们说起自家丫头便留了个心眼,结果一听心里就不是那个滋味了。自己虽没什么文化,可言语里透露的意思怎么不明白?当即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刘家嫂子的头发,“我让你个老娘们碎嘴……”

张夏荷头皮被扯得生疼,大叫一声,转身一巴掌便呼到了王桂花脸上:“王桂花,放手!老娘碎嘴?也不瞧瞧你家二丫做了什么事。”

“你敢打我?”王桂花素来泼辣惯了,被人当众掌掴心中又羞又怒,狠狠扯了把张夏荷的头发,抬手便是两巴掌,“嘴里不干不净,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一撮头发就这么被王桂花给扯了下来。

张夏荷也是村里有名的泼妇,平时没少和王桂花打对台,此时痛呼着看着自己被揪落的头发顿时发狠,扑上前去,二人扭作一团。

“老娘嘴巴再坏也比你家干净,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家二丫和男人当众眉来眼去,背地里不知道做了什么丑事,还好意思在这说我胡说?你怎么不好好回去问问?别给我们石榴村丢人!”

“呸!你怕是忘了自己年轻时和邻村二狗子的勾当吧,自己不检点把脏水泼我家身上了,你好大的脸!”王桂花手脚并用,对着张夏荷拳打脚踢,随后瞪了那几个愣住的长舌妇一眼,“眉来眼去、背地里腌臜?你们都亲眼看到了?”

众女人是见识过王桂花的厉害,此时见她发了狠,尤其那狠戾的一眼,看得人有些发毛,一时间忘了劝架,心虚地别开了眼。

“我和二狗子清清白白,你瞎扯什么野棉花?”二狗子是她年轻时喜欢过的人,只是最终没能成就好事,平时的确时不时走动走动可也是安分守礼,却不想被王桂花旧事重提还说得那么不堪,张夏荷能忍?怒从心上起,下手也就重了,嘴里更是不饶人,“呵,说老娘不检点?也不看看你家二丫的相貌,和你们温家没一个像的,也不知是谁的野种。你这老娘们给你男人这么大顶绿帽子还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换做我早投河自尽了……”

二人扭打着滚到了地上,王桂花骑在张夏荷身上连抽对方几个耳光:“呸!老娘身正不怕影子斜,今儿非打死你个乱嚼舌根的泼妇不可——”

二人都是发了狠,没一会儿双方都挂了彩,几个老娘们哪能真袖手旁观,连忙上前扯架。

“哎哟我说两位嫂子,别打了……”

“这要出人命的……”

“滚开!老娘今天不打死她不姓王!”

“你个不要脸的骚货,敢做不敢当,难怪生出一个小贱货……”

“叫你嘴贱……”

这一头打得火热,看客也多了起来。林如隐在人群里看着一场闹剧暗自勾唇,野种么?敢情这里头还有这出?可真热闹啊。

温糖远远便听到了这头的响动,自修行后耳清目明,能闻人所不闻,现在吵嚷得那么大声自然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快步挤进人群,眼角一抽。一群老娘们乱做一团,鸡飞狗跳,个个身上都带了彩,衣衫不整、头发被扯得乱糟糟的,简直没法看,纵然男人们上前拉扯也没将这团乱麻给理顺了。

“麻烦让让。”温糖抬手一拨。

看客们一见正主来了,虽存着看好戏的心,可见其一脸的波澜不惊,惊于她的气度,不由神色讪讪,当真让出一条道来。

温糖在人群中飞速扫了一眼,捕捉到林如那来不及收回的笑意,这丫的幸灾乐祸呢?没做理会,快步上前。

“各位婶婶精神真好。”

嘈杂声中这一语可谓一股清流,却听得人脸上臊得慌。外围几个登时停了手,回头一看,本想说上一声谁这么绵里藏针,可一见温糖,对方明明神色淡然而清冷,可偏偏有一股他们也说不上来的气势,鬼使神差退了一步,到嘴的话也就咽了下去。

温糖左右一扒拉,剩下纠缠在一起的人都被无形的气流给推了开来,独剩王桂花和张夏荷还在地上不依不饶。

张夏荷一个翻身坐在了王桂花的身上,手底狠狠一拧,紧接着抬手:“不要脸的骚货……”

“张婶,冤家宜解不宜结,没得让大伙看笑话。”说话间温糖抓住了张夏荷的手。

“放……”回头对上温糖的眼,张夏荷只觉得自己仿佛掉进了一个幽深的古井,忍不住心底发寒。

温糖就势将张夏荷给拉了起来,伸手给她理了理头发,嘴角含笑,极淡:“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张婶可有消气?”

------题外话------

打架了打架了!女人打架真心没眼瞧……

泼妇对泼妇更是无法言表!

乱就一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8bet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