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订婚(四)/穿回七零嫁兵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明升88 加入书架
经夏燕这么一说,夏母等人才注意到,此时的夏燕,不仅脸上的妆化完了,且连衣服都换上了。

但夏母等人的目光,基本没在衣服上停留,她们都难以置信的看着,夏燕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妈,小姨,大姐,你们看我现在是不是特漂亮?”夏燕再次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得意的眨了眨眼睛。

别说夏母三人难以置信,就是夏燕刚看到的时候,都被自己的脸惊到了。

她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不真实。

遗传了自家妈长相的她,一直知道,自己长相不差。

但从没有像这一刻一样,她觉得自己真的很漂亮,而这一切……

想象着自己当时的心情,夏燕的目光移向自家二嫂,兴奋的道:“这都是二嫂的功劳。”

“军亮媳妇,这是你帮忙给夏燕化的?”何家小姨顺着夏燕的目光看过去,不可思议的出声道。

这个话,不用苏悠回答,夏燕就代劳了,“小姨,这当然是我二嫂刚给我化的。我知道你很吃惊,但我告诉你,这就是事实。”

说着,夏燕又眨了眨眼,特别骄傲的道:“我二嫂的化妆技术,比刚才那个化妆师傅,强了一个北市不止。”

这话一说,何家小姨不可避免,想起了刚才化妆师傅,帮夏燕化的妆容。

再和眼前的面容一一比,何家小姨只能默默点头。

至于夏燕的话,提到了北市,而何家小姨甚至觉得,这哪里是一个北市,简直是一个国家的差距都不止。

这么想着,何家小姨瞪大眼,看向苏悠,”军亮媳妇,你是怎么把夏燕的眼睛,化的又亮又大的?我明明记得,她的眼睛,根本就没有这么大。”

听了这个问题,夏燕的眼中也出现了期待。

此时的夏燕,眼中哪里还有一丝困顿。

她精神十足的,等着自家二嫂的回答。

亲眼所见的夏燕眼睛变化的石大杏,也好奇的看向自家苏姐。

她虽然看见了,但也只是看见。

这个问题,如果何家小姨现在不问,等下石大杏也会按耐不住的问出来。

而女人就没有不爱美的。

所以,默默不出声的,夏母和夏娟母女两人,也控制不动的侧着耳朵,听了过来。

至于为什么会问眼睛?

只因为现在的夏燕,虽然整张脸都很漂亮,但最引人注意的,还是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眸。

不大的一张笑脸上,一双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辉,让人难忘忽视。

关于变美,在场中从容淡定的只有,本来就很美,并且掌握技术的苏悠。以及我们懵懂的夏彦靖小朋友。

此时只见,苏悠在眼前几人身上一扫而过。

然后她在所有人特殊的关注下,娇唇轻吐道:“只是一点小技巧。”

相比几十年后的化妆技术,苏悠今天给夏燕化的,只是非常简单的简略版。

也因此,她才能化的这么快。

不过,即使是简略版的化妆技术,在这个素面朝天的年代,也是神奇的存在。

所以当苏悠的话一出,除了懵懂的夏彦靖小朋友,其他人都免不了,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出口问出问题的何家小姨,她很想追问,技巧是什么,具体如何运用?

但鉴于刚才的不愉快,她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可尽管如此,她一双期盼的眸子,还是忍不住看向了夏燕。

在何家小姨看来,现在最适合开口问的人,无疑就是夏燕了。

可惜,夏燕并没有,如她所期盼的一样开口问。

而是在听了自家二嫂的话后,夏燕一脸崇拜的惊叹道:“二嫂,你真的好厉害!”

夏燕这话医护,夏母和夏娟,都忍不住用谴责的眼神,看过去。

夏母:死丫头,就是不懂事!

夏娟:小妹,怎么就这么蠢,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珍惜。

早就在看夏燕的何家小姨:失望,好失望!

“诶!你们为什么都在看我?”夏燕惊叹的话说完,就发现自己身上,聚集了好几双眼睛。

并且是让她不舒服的眼神。

因此夏燕不高兴的瘪嘴道:“妈,小姨,大姐,你们奇怪的眼神,好像我犯了大错一样。但我确信自己没有错误,所以你们能把目光,从我身上挪开吗?”

说着她再次眨了眨,那一双明亮眼睛,说道:“今天这个好日子,我想要个好心情。谢谢了!”

何家小姨默默移开了视线。

夏娟瞪一眼,越来越讨厌的小妹,又生气又不舍的移开了视线。

最后是一脸扭曲的夏母:若不是手腕还在疼,我真想打死眼前的不孝女。

而手腕的疼痛,提醒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的目光,从夏燕的身上,移到了苏悠的身上。

此时,夏母的心情是复杂的。

她觉得自己应该对,大胆弄伤她的儿媳妇,气愤不已。

可实际上,她真的很喜欢,对手那一手神奇的化妆手艺。

并且,她非常希望,自己也能像小女儿一样,被对方化上美美的妆容。

苏悠不知道,夏母的纠结,她现在记挂着。

她的儿子,还在穿着湿衣服。

于是在这沉默的空当,她开口道:“你们慢慢聊,我带靖宝回房了换衣服。”

苏悠不光说,在说的同时,她还向石大杏招了一下手,让对方跟上。

“二嫂,拜拜!”夏燕快速反应过来,热情的挥手道:“我们一会儿见。”

苏悠:“恩,一会儿见。”

眼看着苏悠带着离开,一小段的距离,夏娟开口了,“妈,我们就这么让军亮媳妇离开?”

还在挥手的夏燕,耳尖的听到了这话,她的目光,刷一下看过去。

夏燕愤愤道:“大姐,你是想要挑拨,二嫂和妈的关系?”

夏娟:“……你二嫂和妈的关系,还用挑拨吗?”

说着,夏娟的视线瞄向,自家妈发红的手腕。

“哼!你就是想挑拨。”夏燕说着,明亮的大眼睛也随着看过去。

看着自家妈发红的手腕,夏燕眼中露出心疼。

不过她嘴上还是道:“有因才有果,妈如果不先动手,就不会有事情。二嫂是讲道理的人。”

“妈是为了你,才会与军亮媳妇动手。”夏娟指责道:“夏燕,你到底有没有良心?现在你面前的才是亲妈。”

闻言,夏燕沉默了下。

就在夏娟以为,对方悔过的时候。

夏燕开口了,“所以我们又绕了回来,那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说?”

“娟,燕,有话我们进房间说?”失望的何家小姨回过神来,建议的说道。

听了这话,夏娟和夏燕对视一眼,两人均应下。

见此,何家小姨扶向夏母,“大姐,我们进房间。”

在夏母等人消失在夏燕的门口时。

不远处的走廊处,夏爷爷和夏父正站在了一起。

夏父轻叹一声,脸色严肃道:“军亮媳妇的性格,太烈了。”

“自己的媳妇自己疼,你是只看着自家媳妇好。”夏爷爷轻哼一声,说道:“你就是年轻的时候,太放纵你媳妇了,才会让她都当奶奶的年纪了,还这么不成熟。想当年你妈活着的时候,将家庭关系处理的多好。”

夏父想到去世的母亲,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容,“我觉得是因为妈太好了,所以她才不成熟。”

这里的“她”,毫无意外,自然是指的夏母。

做为婆婆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了,身为儿媳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好。

夏父现在还记得,当年他妈刚去世时。他媳妇手忙脚乱的无助样子。

后来,夏母没有变成独当一面的能干人,反而是心疼媳妇的夏父,充当了去世母亲的角色。

夏爷爷见儿子将责任,推给自己的媳妇,立刻不满的斥道:“臭小子,你妈要是活着,听见你说的话,一定会气的打你屁.股。”

“我妈最温柔,她不会打我。从小到大打我的人,都是爸您。”夏父怀念道:“每次您打了我,妈都会做好吃的哄我。有时候,我想吃好吃的了,还会故意犯错,让您打我。”

夏父曾经的这个幼稚做法,还是第一次暴露在老爷子的面前。

夏爷爷当即瞪眼道:“我真后悔当年打你下手太轻。”

天知道,他以前打完孩子,晚上都会受到媳妇的训斥。

他今天才知道,臭小子为了好吃的,害他多挨媳妇训,不过……

夏爷爷的眼圈变红。

不过,现在他就是想再挨媳妇训,也没有机会了。

夏父注意到自家爸的变化,他紧张的叫道:“爸?”

不用问,他也知道,自家爸,是想自家妈了。

听着儿子紧张的声音,夏爷爷轻轻摆手,“我没事。我想回房间。”

“爸,我送您。”夏父说着,搀上自家爸的胳膊。

夏爷爷没有阻止,任由儿子的动作。

父子两人相携离开。

走着走着,夏爷爷开口问道:“军国和他媳妇?”

“爸,武家人已经来北市了。”夏父眼中露出一抹暗光,答非所问道:“他们联系李家了。”

夏爷爷和夏父的身影渐渐消失。

夏燕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来一声惊叫,“你们居然那么想二嫂?”

房间里面,被惊叫声打断话语的夏娟,脸色难看道:“我们之前,都没见过你二嫂化妆,怀疑也是正常。而且我们也是因为担心你,才会格外紧张。”

“我也没见过我二嫂化妆,但我就相信她。”夏燕选择性忘记,她最开始的迟疑。

她翻了个白眼,轻蔑道:“大姐,你说是因为担心我,别人说这话我信,你说的,我不信!”

最后三个字,夏燕一字一顿,说的格外有力。

“死丫头,你这是说什么话?”夏母一眼横过去,怒气冲冲道:“我,你大姐,还有你小姨,不是因为担心你,还能是因为什么?你就是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夏母说着,狠狠的剜了一眼,“我就不应该着急忙活,跑到你房间这来。”

“妈,我又没说不信您?”夏燕说着,对着夏母笑嘻嘻道:“我知道,您就是看在夏家的面子上,也会担心我这出问题。”

夏母:“死丫头,你知道就好!”

“知道,知道。“夏燕连连点头。

见状,夏母的心里,终于舒坦不少。

就在这时,夏燕突然道:“不过妈,您脸上的妆,真俗气!”

夏母磨了磨后槽牙,紧咬牙根道:“夏……燕!”

……

“来了,来了。”喜悦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随着这话,夏父看向坐在一旁的儿子儿媳们,“军国,军亮,还有你们媳妇,你们出去迎一下。”

“是,爸。”夏军国夫妻和夏军亮夫妻一同应下,然后几人往门外走。

苏悠走出去,正好看见张平垣从汽车里,走下来。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张平垣看见几人叫道。

夏军国夫妻应了声。

苏悠也应了声,只有夏军亮应声后,走到张平垣身边,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

张平垣肩膀一疼,但却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今天过来接人,张平垣一共找了五辆汽车。

这时从后面的汽车里,走出来两个女人。

两人下车后,非常热情的过来打招呼。

通过介绍,苏悠知道了,两人中年长的女人,是张平垣的堂嫂,年轻些的女人,是张平垣的妹妹。

关于这位妹妹,夏燕曾和苏悠说过,这位妹妹,与张平垣同父异母,也就是说是张平垣的继母所生。

苏悠之所以着重注意她。

不是因为对方是继母所生的孩子,而是因为对方下车后,总是有意的看向苏悠。

索性苏悠抿了抿唇,大方看过去,笑着问道:“张家妹子,你为什么一直偷看我?”

突然这么直白的被点出来偷看,张平垣的异母妹妹,脸色一变,红窘道:“我就是觉得未来嫂子的嫂子,长的好看。”

苏悠并不在意,对方说自己好看,是真心还是假意。

闻言,她笑了笑。

张平垣的堂嫂,在一旁见了,她微皱了皱眉。

然后笑着开口道:“妹妹说的没错。亲家嫂子长的好看。这一笑,这更好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明升88 加入书架

188bet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