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章,订婚(三)/穿回七零嫁兵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姨,您就别夸我了。”夏娟笑着道:“表妹现在还小,等她长大了,一定会好好孝敬您。”

说着,她看向夏母,“妈,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娟说的对。”夏母高兴道:“他小姨,你就也等着享福吧!”

何家小姨闻言笑开花,“娟这嘴就是甜。娟,小姨和你说,以后你表妹要是不孝顺我,我就等这你孝敬。”

“没问题。”夏娟毫不迟疑的满口说道:“外甥女孝敬姨,也是天经地义。”

何家小姨听了,看向夏母,“大姐,娟的话,你听见了,以后可别嫌弃,我和你抢女儿?”

“少和我贫嘴!”夏母轻拍了拍女儿的胳膊,自信的道:“我女儿就是再孝顺你,还能越过我这个亲妈去?”

何家小姨:“那我肯定是不能和你比。”

一番话,几个人都笑的开心。

这时,夏娟看向小妹夏燕的房间,“小姨,你说小妹将化妆师气走了,那她的妆怎么办?”

说着,她看眼时间,“这还有半个小时,张家的人就要来了呀!”

“哎呦,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何家小姨脸色大变,她担忧的问道:“大姐,娟。你们刚才没在,所以不知道,我之前都劝的夏燕,接受化妆师傅给化的妆了,可是军亮媳妇,她却突然说她会化妆。”

夏母闻言,脸色大变,“燕信了?”

“妈,小妹平日和军亮媳妇关系最好,我猜小妹不但信了,现在还让军亮媳妇帮她化妆呢!”夏娟笃定的说道。

何家小姨:“娟说的没错,我出来的时候。夏燕把脸上,化妆师傅给她化的妆都洗了,等着军亮媳妇给她重新化呢!”

“这不是胡闹嘛!”夏母横眉道:“我从见军亮媳妇第一面起,就没见她化过妆。”

说着话,气愤的夏母,就挣脱开大女儿挽着她的手,快步往小女儿房间走。

何家小姨和夏娟对视一眼,连忙跟上。

“大姐,现在这样了,你先别生气,万一军亮媳妇,她真的会化妆呢!”何家小姨跟上劝着道。、

夏母:“她就是会,能比得上专门的化妆师傅?”

听见这话,何家小姨的嗓子卡住了。

因为她也是这样想的。

何家小姨不说话了,夏母却没有停嘴。

她继续道:“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要是弄不好,我们夏家都要成为笑话。”

说到这,她突然脚步一停。

夏娟:“妈,您怎么了?”

何家小姨:“大姐,您怎么不走了?”

两人同时的紧急停住脚步,同声问道。

夏母把脸扭向娘家妹妹,露出笑容道:“他姨,你看我脸上的妆化的怎么样?”

“挺…好。”何家小姨下意识回道:“喜气又精神。”

话说完,何家小姨,灵光一闪,瞪大眼睛道:“大姐,你是想让娟帮忙化妆?”

话一出,夏母没说话,夏娟先急了,“妈,我学化妆没多长时间。不行,我化不了。”

“妈说你行就行。”夏母目露凶光道:“我夏家的面子,可不能让军亮媳妇毁了。”

何家小姨倒是赞同夏母的话,“娟,我觉得大姐说的可行。”

夏娟并没有因为两人的话而高兴,她并不愿给和她不对付的小妹帮忙。

因此她笑着推辞道:“妈,小姨,我这手艺真的不行。我觉得军亮媳妇,她既然说了,就一定会化妆。”

说着,她伸出手,推着自家妈往前走,“妈,我们过去看看,也许您到小妹的房间一看,军亮媳妇帮小妹化的特别好呢!”

“再好也没有我女儿化的好。”夏母想到脸上的妆容,骄傲的说。

何家小姨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笑,“大姐,我们还是听娟说的,先去夏燕的房间看看。不过……”

她看向夏娟,“要是真的不行,娟可一定要帮忙。”

话说到这份上,夏娟再拒绝也不合适。

不过,她还是耍了个聪明道:“小姨,这没问题。只要小妹开口,我就帮她化。这您也知道小妹的脾气,她要是不同意,我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了。”

这话一出,何家小姨还没有反应,夏母就先急了,“燕那个丫头,敢不同意。娟,一会儿你听我的,你小妹要是不开口求你,你就别帮忙。”

“妈,这样做不好吧?”夏娟迟疑的说道。

夏母横眉,“你别觉得是亲妹妹,就不好意思。死……燕,她敢把化妆师傅气走,就要承担后果。”

夏娟再迟疑了下,在自家妈灼灼的眼神下,应下了,“那好吧!妈,我听您的。”

“听我的,就对了。”夏母说完,拉着大女儿往前走。

一旁的何家小姨,微微笑了下,跟上去。

“军亮媳妇,你怎么出来了?”几人刚走到夏燕门口,就遇到从里面走出来的苏悠,夏娟当即问道。

看见迎面走来的三人,苏悠脚步一顿,说道:“靖宝弄湿了衣服,我带他回去换身衣服。”

“军亮媳妇,你带着靖宝回去换衣服,燕她怎么办?”何家小姨着急的问道。

话音没落下,夏母眉头一横,怒道:“怎么办?她还能怎么办?一定是化不好妆,想要跑开。”

闻言,夏娟眼底闪过一道光,面上却做出一副担忧的样子,伸手拉住了夏母,“妈,你先别生气,也许军亮媳妇,她已经给小妹化好妆了。”

夏母:“要是化好妆了,她跑什么?”

“军亮媳妇,按照时间算,你现在应该给燕化不完妆。”何家小姨最清楚从离开到回来的时间。

她看了眼时间,说道:“从我离开夏燕房间到现在,整个时间不超过一刻钟,化妆时间根本就不够。”

此时,她已经相信,眼前的美丽女人,是不会化妆了。

就算是会,也像是之前所说的,手艺不好。

不然就按刚才来说,化妆师傅给夏燕化妆,足足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慢工出细活,这句话有理。

因此,她紧接着,快速道:“大姐,娟,我们先进去,让娟帮忙给夏燕化妆。不然一会儿张家的人过来,夏燕打扮不完。”

到现在为止,夏燕连今天准备穿的衣服,都还没有换。

何家小姨想想就急的不行。

对于眼前还挡在门口的苏悠,她神态间带上了埋怨,“军亮媳妇,你马上把门口的位置让出来。”

若何家小姨是埋怨,那夏母在听到娘家小妹口中,说出的短短时间后,人顿时就像点着的火药一样,在苏悠还没反应之前,就爆炸了。

“没有那个本事,你瞎说什么?”夏母气红眼,大声质问,“军亮媳妇,你是不是还在记恨之前的事情,所以想要我夏家,今天在众人面前出一个大丑?或者,你是直接想要毁了夏家和张家的婚事?啊?你说,你给我说!”

夏母不光嘴上大声质问,她还愤怒的伸手去抓苏悠。

在苏悠身后,是坐在推车里的夏彦靖小朋友,然后最后是推着小车的石大杏。

如此一来,苏悠如果躲了,夏母很可能会下盘不稳,伤到坐在车里的夏彦靖。

脑中这个想法,飞快一闪,苏悠就扬起手,迎了过去。

夏娟:“妈?”

何家小姨:“大姐!”

在夏娟和何家小姨的惊呼声中,苏悠稳稳的攥住了夏母的手腕。

“放开!”夏母手腕的疼痛,让她反射性的出声道。

一旁的夏娟还有何家小姨,见到眼前的状况,都松了一口气。

随后她们听到自家妈或自家大姐的话,异口同声道:“军亮媳妇,你放手!”

一连三个人说放手,可苏悠的目光,却全部集中在第一个人身上。

她娇唇微微翘起,开口道:“就算是长辈,也没有随意指着和动手的权利。”

随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苏悠攥着手腕的力道,也在一点点的增加。

夏母顿时疼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一连道:“疼疼……疼……疼……”

苏悠看着因为疼痛而变白的脸庞,唇边变为一抹冷笑,“疼就对了,只有疼才会记住。”

此时的夏母,已经疼到无力去反驳这句话。

但一旁的夏娟和何家小姨,听进耳中,却感觉背后一凉。

本来想让苏悠放手的话,噎在了口中。

“二嫂,妈,你们这是做什么呢?”正在这时,夏燕打开了门,她越过石大杏,看见自家二嫂和自家妈之间,不和平的场景。

她神色一变,出声道:“妈,我刚才在房间里,听见你大声喊了。妈,你是不是又在无故找而二嫂的事?”

“小妹,你先别说妈了。”夏娟忙出声道:“你和军亮媳妇关系好,你快让她放开咱妈!”

何家小姨也忙跟着道:“燕,你看你妈,她脸色都白了。”

“大姐,小姨,你们想要二嫂放开妈,你们自己说。别找我!”夏燕说着,挤开石大杏,往外走了走。

然后她就看的更清楚了。

清楚之后,她脸色变难看,“按照妈现在和二嫂的姿势,很显然是妈先动手,然后是二嫂进行自卫,抬手抓住了妈的手腕。”

听着夏燕的话,夏娟和何家小姨,脸色都青了。

不是因为夏燕拒绝为夏母开口,而是她分析的发生状态非常对。

与夏娟和何家小姨想比,苏悠听了夏燕的话,感受完全不同。

苏悠的眼底露出笑意,然后松开了钳制着夏母的手。

一恢复自由,夏母立刻就往后退。

进贴在夏母身后的夏娟,以及何家小姨,也只能跟着往后退。

不过两人在退的时候,一左一右护在了夏母身边。

身处夏母右边的夏娟,焦急的看向自家妈的手腕。

触及刚刚被攥住的地方,夏娟脸色难看道:“妈,你的手腕红了。”

何家小姨本来拿出手绢,正歪头给自家大姐擦汗。

此时听到夏娟的话,立即看过去。

然后她也看见了红痕。

下一秒,她刷的看向对面的苏悠,用不赞同的语气道:“军亮媳妇,我大姐毕竟是你的婆母,你怎么可以下手这么重?”

“你口中的婆母,刚才用手抓向我的手,如果不是我反应快,现在大概破相了吧?”苏悠冷笑着回过去。

何家小姨:“你比我大姐高,她只要偏头,她根本就不容易抓伤你的脸。”

“那抓伤哪里?”苏悠嘲弄道:“脖子吗?”

闻言,何家小姨默了下,说道:“你现在没受伤。”

“杀人未遂就不叫杀人?”苏悠娇眸微微一瞪,居高临下道:“抱歉,我身体上任何的部位,哪怕只是一片指甲盖,也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珍贵!”

闻言,何家小姨急眼了,她说道:“你这样的行为,难道不顾忌到军亮的感受吗?”

“这就是我们夫妻的事情了。”苏悠轻笑道:“小姨一个外人,还是不要跟着掺和了。”

何家小姨这次是真的被噎到了,她再没说话。

一旁的夏娟,见自家小姨对上二弟媳妇惨败。

她自然不会再冲上去。

可是这样的时候,她自然不能沉默,她想要在自家妈眼前表现。

于是她想也没想,将矛头对准另一位夏燕。

“小妹,咱妈是为了你,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从门里出来后的表现,是不是太冷血了?”夏娟加重语气道:“你睁大眼睛看清楚,站着这里的人,是你的亲妈。”

此时的夏母,她已经恢复了些精神,听见这话,怨恨道:“娟,不要和那个死丫头说话!”

刚才她虽然被疼痛占据了上风。

但发生的一切话,她都听见,并记住了。

所以对于夏燕,她此时才会那么恨!

可惜夏燕从小到大,已经被骂习惯了,所以听见夏母和夏娟的话,她并没有太多感触。

毕竟就像现在这样,那母女两人,联手指责,并且骂她的场景。

她早已经历过无数次。

人嘛!总会在相同的情况下,变皮实。

夏燕打了个哈欠,“哎呀,今天早上起的太早了,折腾到现在我都困了。”

说完,她又打了个哈欠。

然后才开口道:“大姐,你刚才说咱妈是为了我?可是我现在很好呀!”

说着,夏燕忍住困劲,做了一个笑嘻嘻的表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88bet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