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得救/夫君养成手册

明升m88.com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槽!”

饶是叶笒鱼平常从不说脏话,在这种时间也忍不住骂出了声。

“小爷我真是欠了你的!”

他虽然掌控着临霄堂,也干过杀人放火的勾当,可他本性不坏,内心深处还保留着一丝良善。

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曾经引动过他那颗冰冷的心脏。

单凭这一点,他就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抓走。

他所有的思绪,都在转瞬之间,瞬间有了决断。

不再顾忌身后那人凌厉的剑气,他继续朝着苏曼卿扑去。

或许是因为怒意,宫廷暗卫的剑气远比想象中来的快,叶笒鱼的后背顿时被剑气割破,鲜血淋漓。

他没有停顿,也没有试图回头,一把抓住了角落里靠着墙的苏曼卿,而就在他耽搁的这一个呼吸间,身后的剑终于到了。

刺啦——

肩膀的衣裳转瞬即破,锋利的剑刃穿过他肩下的位置,紧挨着胸口刺过。

叶笒鱼再也撑不住,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这一幕他早就预料到,伴随着蔓延开的剧烈痛疼,他同时做出了反应。

一手抱紧怀里的人,一手反手回刺。

宫廷暗卫重伤了他,也同时被他刺伤了。

只是他这一剑抱得是以伤换伤的打算,且占据劣势,宫廷暗卫远比他伤的轻。

他也不在意,他要得只是片刻的阻拦,能让宫廷暗卫有瞬间迟疑,足够他带着苏曼卿逃离,那就够了。

微微踉跄的身影,紧搂着苏曼卿逃离,身后,同样带伤的宫廷暗卫紧追不舍。

甚至因为叶笒鱼一而再再而三的影响他们任务,宫廷暗卫心中已经升起了浓浓的杀意。

不管这人是谁,他必死!

可很快,宫廷暗卫就顾不得杀意不杀意的了,因为他发现叶笒鱼带着苏曼卿逃离的方向,是朝着凤王府去的。

混蛋!

宫廷暗卫心中暗骂了句,憋着气加快了速度。

前方,叶笒鱼也是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宫廷暗卫那一剑伤他不轻,还有后背上被剑气刺伤的那些伤口,虽然不算深却一直在流血,他已经感觉到了虚弱。

好在,苏曼卿被掳走的地方,离凤王府算不得远,这会他带她回来,已经离凤王府越来越近了。

他相信,凤王府的人发现苏曼卿遇袭,一定会来救援的,他等的,便是救援的人。

至于身后紧追不舍的那个宫廷暗卫,他无心顾忌,也没有余力回头去看。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房顶上飞速掠过,两人身上都带了伤,且一个拼了命的逃,一个铁了心的追,再也没有人顾忌,是不是会惊动其他人。

他们路经的地方,不少人都发现了动静,抬头望来。

只看见一黑一白两道身影,转瞬即逝,似乎在赛跑一般。

“小姐,试试这寒烟茶。”

徐侯府某座院子里,丫鬟倒上了刚沏的茶水,送到了亭中坐着的女子面前。

徐冰端起了茶杯,轻抿了口,淡淡的茶香在口中蔓延,又带着些清凉,十分奇特的口感。

丫鬟嘻嘻的笑,“小姐,是不是挺特别的?这可是六皇子特意送来的。”

没大没小,皇子也是能随意打趣的么?

徐冰睨了她一眼,正要开口,突然余光瞥见远处的屋顶上,一个人影一闪而过。

她一怔,凝眸仔细看了起来。

不消两个呼吸,又一道身影紧跟其后而来,徐冰不禁挑眉。

这是谁家的护卫,这般大胆,京城处处都是权贵,竟敢这般横冲直撞。

也算这两人还有些顾忌,走的是徐侯府旁边的围墙,不是侯府里面,要不然这会两人早被侯府里的护卫给围了。

丫鬟发现了她的愣神,也跟着抬头看去,远处空空如也,只有蔚蓝明亮的天空。

她搔搔头,狐疑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

徐冰也不多言,想着刚刚过去的两人,心中多了些思量。

“霜儿,你去打听打听,看有没有谁家出了事,若是有,打听仔细些,看出了什么事。”

那两人身手不凡,又在京城里毫不顾忌,必定事出有因,最大的可能便是谁家出事了。

她隐隐记得,前面飞奔的那个身影怀里,似乎还搂着个人,也不知是也不是。

“是。”

话题突然转开,丫鬟并没有多想,接受良好的下去了。

只是心里却在想着,小姐以前从来不关心京城的动静,现在这般关心,是因为六皇子的缘故么?

嗯,肯定是的,除了六皇子,还有谁能让小姐这般挂心。

……

叶笒鱼在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住的前一秒,终于等来了救援的人。

凤珩离开京城之前,带走了许多好手。

比如他用惯的了步离、步杀两人,但他任然留了人手在王府,为的便是保护苏曼卿。

明面上的人,只有步依一个,可实际上,暗地里还有一个。

那人叫步影,平常一般隐在暗处,极少出现在人前。

唯有在苏曼卿发生危险之际,才是他证明自己存在的时候。

可今日却是个意外,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召苏曼卿进宫的是皇后。

宫里守卫森严,进宫的外臣是不准携带护卫、丫鬟的,暗卫什么的更是进不去。

跟来了也只能等在宫外。

而今日的时间又特殊,凤珩回京,凤王府上下都在忙碌。

苏曼卿又是匆忙之下进的宫,步影根本就不在,等他忙完想要保护苏曼卿的时候,苏曼卿人已经进宫了。

想着宫中防卫森严,安全无比,加上进不去,步影也就歇了去宫外找苏曼卿的心思,决定等她回来再跟在她身边。

谁也没想到,偏偏就是出宫到凤王府的这一短短距离,出了差错。

接到步依的信号的时候,步影都懵了。

怎么会这么巧?

顾不得感慨,他急忙按照步依留下的指示追去,心中暗暗祈祷小姐无事。

谁知刚追上去没多远,就遇上了叶笒鱼,以及他怀中搂着的苏曼卿。

步影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掌。

叶笒鱼险险避开,早就没有余力的身子一颤,差点将怀里的人给摔出去。

他又吐了口血,这才哑着嗓子道。

“我不是敌人,后面有追兵……”

只留下十个字,他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听到这话,还有叶笒鱼晕倒的身影,步影总算弄清楚了敌我关系。

飞快上前接住了倒下的两人,他拧着眉朝后面望去。

那里,一道人影紧跟而来。

再对上他警惕的视线之后,那人的脸色也渐渐难看起来。

宫廷暗卫这会心里很想骂人。

好端端的杀出一个面具人,宁愿重伤也要带走他的任务对象。

若只是这样,他也就认了。

偏偏凤王府救援的人都赶到了,他的四个同伴们还没赶来,他身上有伤,又追了叶笒鱼一路,状态不佳。

眼前这人状态明显比他好,实力又不弱,若是对上,他占不到上风。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离凤王府太近了。

只要一动手,凤王府的援兵马上就到,到时候他就要麻烦了。

想到这,宫廷暗卫心中明白,这次的任务算是失败了。

而这一切,都是源于眼前晕倒的那个银制面具男人。

银制面具,狐狸?

他记住了。

深深看了叶笒鱼一眼,宫廷暗卫再无留恋,身形一转,直接疾飞离去,那身影,甚至比来时还要快上一分。

*

凤王府里陷入了冷寂,从小姐昏迷不醒的被步影抱着回来开始,暴风雨就开始渐渐堆积。

而这种让人窒息的感觉,在凤珩回归王府之后,更是到达了顶点。

主人回归,对凤王府上下来说本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全府上下都在为这件事而欣喜。

凤珩也是抱着翘首以盼的心态回来的,却不曾想,回来见到的是一个满脸苍白,昏迷不醒的小姑娘。

“怎么回事?”

步依和步影跪在书房里,凤珩站在两人身前,凌厉的凤眸紧盯着两人,眼神阴鸷而幽暗。

“我不是让你们贴身保护她吗,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步依知道,办事不利不需要解释,所以她什么也没说,干脆的认了罚。

凤珩这会却不想说处罚的事,“步依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步依将事情从早上开始说了一遍。

包括苏曼卿开始说要去城门接凤珩,之后被宫中的旨意召走,又在宫中待到了午时,用了午膳,出宫之后才遇到了袭击。

凤珩的脸色,随着她的话语不停的变换。

特别是她在说宫中的旨意时,凤珩眼中的寒芒几乎凝成实质。

几乎是条件反射,他想到了凤鸠,想到了凤王府的覆灭。

他抿紧了唇。

“步影你说。”

步影垂着头,“早上时分,暗庄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遇上了麻烦,要我去一趟。

我想着小姐有步依陪着,便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小姐已经进宫了。

然后便接到步依的消息,说是小姐遇袭,我一路追踪过去,见到了那位公子,以及被他抱着的小姐。”

他说这么多,倒不是解释,也不是想要推卸责任,而是他一向习惯了回答时将一切细节说的清清楚楚。

凤珩凝眸不语,心中却在暗庄两个字上,打上了大大的圈。

步影被支走,以为有步依在没关系。

他离京前带走了太多人,京城留守的人本就不多,再加上暗庄的事知道的人少,唯有心腹,能四处支援的也就只有步影了。

步影原本的职责,也本就是这个。

巧合就巧合在,他刚被支走,卿卿就遇上了袭击,来的人实力还远超过步依。

这是一个陷阱,连环套,设下这个套的人,对凤王府如今的实力十分了解。

凤珩不再深想,那个人是谁,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以他如今的能力,暂时还对付不了。

不过不要紧,总会有一天,他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自己下去领罚。”

弄明白前因后果,凤珩再也没看两人一眼,丢下一句话,急匆匆回了主院。

主院里,大夫已经为苏曼卿看了伤势,也开好了药方,下人已经去煎药了。

凤珩来的时候,大夫正准备打算走。

“大夫,她伤势如何?”

大夫脚步一停,拱了拱手,“王爷不必担心,小姐的手腕我已经接上了,肩胛骨也做了消肿处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养。”

“那位公子倒是伤的很重,胸口那处剑伤几乎致命,好在没伤着肺腑,同样静养便是了,至于后背那些伤口,养上几天便能结疤了。”

*

特别是她在说宫中的旨意时,凤珩眼中的寒芒几乎凝成实质。

几乎是条件反射,他想到了凤鸠,想到了凤王府的覆灭。

他抿紧了唇。

“步影你说。”

步影垂着头,“早上时分,暗庄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遇上了麻烦,要我去一趟。

我想着小姐有步依陪着,便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小姐已经进宫了。

然后便接到步依的消息,说是小姐遇袭,我一路追踪过去,见到了那位公子,以及被他抱着的小姐。”

他说这么多,倒不是解释,也不是想要推卸责任,而是他一向习惯了回答时将一切细节说的清清楚楚。

凤珩凝眸不语,心中却在暗庄两个字上,打上了大大的圈。

步影被支走,以为有步依在没关系。

他离京前带走了太多人,京城留守的人本就不多,再加上暗庄的事知道的人少,唯有心腹,能四处支援的也就只有步影了。

步影原本的职责,也本就是这个。

巧合就巧合在,他刚被支走,卿卿就遇上了袭击,来的人实力还远超过步依。

这是一个陷阱,连环套,设下这个套的人,对凤王府如今的实力十分了解。

凤珩不再深想,那个人是谁,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以他如今的能力,暂时还对付不了。

不过不要紧,总会有一天,他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自己下去领罚。”

弄明白前因后果,凤珩再也没看两人一眼,丢下一句话,急匆匆回了主院。

主院里,大夫已经为苏曼卿看了伤势,也开好了药方,下人已经去煎药了。

凤珩来的时候,大夫正准备打算走。

“大夫,她伤势如何?”

大夫脚步一停,拱了拱手,“王爷不必担心,小姐的手腕我已经接上了,肩胛骨也做了消肿处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静养。”

“那位公子倒是伤的很重,胸口那处剑伤几乎致命,好在没伤着肺腑,同样静养便是了,至于后背那些伤口,养上几天便能结疤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农门俏神医》

她,一个生在华夏中医世家、医术精湛的美女女医生

他,一个大邕王朝的擎天之柱、令敌国闻风丧胆的冷血战神

她,一个因背叛而意外穿越的现代女,面对着蓬门荜户的新家选择了勇敢面对,靠着自己的双手让同样宠爱着自己的家人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他,一个为了国家浴血征战的将军,面对着功高盖主的尴尬境地选择了诈死脱身、归隐田园,却是不成想在那个偏远的小山村遇上了精灵古怪的她,从一开始的好奇到后来被深深吸引

这是一个身处在不同地点、不同时空、本不该有着任何交集的两人从陌生到相识,从被彼此吸引到相知,从互生情愫到彼此相爱相守的故事。
明升m88.com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com 188bet官方网址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